读研,一个比高考进名校简单的途径。

临近2020年考研,考研报名人数也新鲜出炉,根据官方数据,2020年考研报名人数达到了创纪录的341万,比去年增加了51万,一时间各种言论甚嚣尘上,有说学历贬值的,有说就业难的,有说考研越来越难考的,事实是怎样的呢?

数字虚高,弃考者众多

先看不久前的国考弃考率有多高:

2019年国考(国家公务员考试,指中央、国家机关公务员考试,简称国考。)共137.93万人通过招录机关资格审查,有106.9万人网上缴费,而只有近93万人实际参加考试,与报名人数相比,超46万人“弃考”;2018年国考更是有52万考生放弃考试,弃考率惊人的高。“口说无凭”,有图为证:

读研,一个比高考进名校简单的途径。

考研的弃考率也不低,先看几个数据:

读研,一个比高考进名校简单的途径。

读研,一个比高考进名校简单的途径。

综上来看,北京大学的弃考比例在20%~35%之间。当然了,北大这样数一数二的名校,弃考率肯定会比普通高校高一些。但从总体来看,从现场确认开始,到最终进入考场,每年考研弃考率其实都在20%左右。

这个数字是走进考场就不算弃考的,其实还有相当一部分第一试考完,就消失在考试战场上了。

如果把没考完的算上,弃考率会更高。

因为有些学生根本就没目的,没准备,看别人报名了自己也跟着报名,别人去考了自己也跟着去考,结果第一试下来,才发现自己是炮灰。

为什么会出现这情况?

“酱油党”居多,大部分人都将考公务员、考研作为备胎或是逐大流,很多都没准备,而临近考试前,面对巨大的竞争压力,选择放弃。

数字虚高的背后,还有一个原因是报考非全日制研究生的人数猛增。

先来了解一下近几年的考研报名人数,2010年至2015年考研人数波动不大,2016年开始增加,达到了177万,2017年增加24万达到201万,2018年增加37万达到238万,2019年增加52万达到290万,2020年更是增加51万达到了历史性的341万。

读研,一个比高考进名校简单的途径。

可以看出,2016年是个分界线,2016年前两年考研人数还是减少态势,从2016年开始,我国考研人数开始大增,所以,2016年发生的事情对于我们研究考研报名人数有很重要的意义,也能帮助我们判断,这不断增

加的考研报名人数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看2016年教育部的一个文件:

读研,一个比高考进名校简单的途径。

2016年教育部发布《关于统筹全日制和非全日制研究生管理工作的通知》,自此,一种新的研究生诞生,那就是非全日制研究生。

想通过不影响工作的情况下提升自己,在职人士提升学历的意愿比较强烈,导致非全日制报名人数持续增加,带动整个考研报名人数持续大增。但是,备考阶段又不能影响到工作,在职人士的备考只能是在工作之余进行,时间不充分,干扰更多,弃考的可能性更大。如果应届生还担心拼不过在职人员,只能说自己太菜了。

十多年前我家领导在陕师大文学院读研的时候,我常去师大校园遛弯。每年九月新生入学,师大都会在公开场合宣传该校当年考上研究生的学生名单,我都会驻足观望师大的本科生考研都去了那里,发现每年都会有几位同学上了北大、清华的研究生。

陕西师范大学当年是最后一批进入211建设大学的单位,也就是说,陕师大在全国大学的排名应该是211大学中比较靠后的了。但是,每年也会有学生考上北大、清华的研究生。

今年暑假前,在网上看到西安理工大学有两位学生保研北清。西安理工已经不是211序列了。

前不久,清华、北大研究生招生官网公布数据,西安电子科技大学今年有34人保研到清华大学,20人保研至北京大学,共54人保送进了北清。

这只是保送的学生人数,西电通过考试考入北大、清华读研的又有多少?网上没找到相关数据,不会是0吧?

这些孩子当初高考的时候,其成绩离北清可能会很远,但是,经过四年的努力,连非重点大学的学生都可以进入北清了。

十年前我和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的一位教授聊天,教授说:能考入西电的孩子,高考成绩也是很高的,但是,经过大学四年,孩子和孩子会发生天壤之别。一些努力的孩子,拿国家奖学金,跟着研究生团队做科研,拿专利,发高水平论文,保研进北清,可是,还有些孩子四年浑浑噩噩,纯是混了四年,甚至还有不学习而考试挂科被劝退的。

几乎每所重点大学,每年都有因学生玩游戏而荒废了学业被劝退的,北大、清华也不例外。

案例1:2006年,刘淼以理科685分考进北京大学元培学院,但随后就沉迷于《魔兽争霸》游戏中。大一下学期末,因多门成绩亮红灯,刘淼首次接到校方警示,但仍旧无法自拔。2008年春节归来,进入大二下学期的他被北大校方劝退,父母含泪将其带回。

此后,他返回重庆八中母校就读高二下学期,用一年半的时间重新准备高考,以理科680分被清华大学信息学院电子信息科类录取。

当他以大一新生的身份走进清华时,他当初的同学已经大学毕业了,有何感想呢?

案例2:张非,四川广安人,曾4次参加高考,1次被复旦大学录取,1次被北京大学录取,2次被清华大学录取,被媒体称为高考钉子户。大都是因迷上网络游戏而挂科太多被退学。

最后再上清华还是被网瘾所控,成绩平平,不过勉强拿到毕业证。毕业后的张非不想工作,决定发挥自己的考试特长去上研究生。可是大学的功底不深厚,他考研失败了,后来的张非在网上消失了,不知他现在情况如何。

一位本该有着亮丽前程的天之骄子,却屡次因网瘾不戒导致人生屡屡受挫而不改,这样的孩子少吗?

其实,相对于高考进名校,考研进名校的难度要小很多。

一方面高考之后,大多数家长都放松了对孩子的监管,也没办法监管了。

有些孩子就迷失了自我,沉寂了。

有些牛娃继续保持牛气,选择去国外的牛校继续深造。

还有些牛娃不愿意再吃学习的苦选择进入社会工作了。

剩下的牛娃,就没多少牛娃了。这时候还有牛娃具有在牛娃群中竞争的主动性,就简单了。

西安2019保送北京大学、清华大学读研前五名单

读研,一个比高考进名校简单的途径。

上表只是保送北大和清华读研的名单。

如果再加上考研进北清,西安三所985,七所211,还有非重点的个例同学保研考研进清北,人数应该也不少吧。

十多年前我在原单位上班时带过的一位孩子在西安一所非重点大学本科毕业,考研去了北京的一所九八五大学读计算机研究生,留京工作了。他回来看我时说到他在西安上本科时有一位同学,大学四年,除了玩游戏再没啥正事,考试就是凭眼睛快。结果抄到大四,被老师盯上了,挂科太多在毕业前被劝退,连毕业证都没拿到。

同是大学同一个班,努力不努力,最后的差别就大了。

一位朋友的孩子,在西安交大读本科,咨询我:被交大保研上自己系的研究生,又想考渐大,害怕考不上,很茫然,不知道该怎么办。

不是我家孩子,也不是我,我其实也不知该怎么办。

西安理工的孩子都能进北大进清华,西安交大的学生何惧浙大呢?

可是,若被我煽火的报了浙大却因别的原因没考上,交大的保送资格还失去了,我不成千古罪人了?

如果只是为了得个文凭而不把它当作工作的筹码,那无所谓,是个研究生都是研究生,给别人介绍的时候称呼的是XXX博士而没有人提是那个学校的。

但是,如果以工作为目的,总还是要向更高层次考吧。

曾有人咨询他娃找工作的事,本科上的211,工作不满意又考研,上了一个非重点大学的研究生,工作似乎还更不满意了。

既然是为了工作,为什么不向更高层次的学校奋斗呢?

当然,北清还是少数。

非重点的进个211,怎样?

211的进个985,怎样?

其实,该担心的不是报考人数增加了多少,而是自己是不是实实在在的努力了多少。

刘翔和我比跨栏,刘翔第一。

刘翔和全国十亿人比跨栏,刘翔还是第一。

人数增多只是分母在增多,对强者就不是问题。

从来都是如此:越向上,坚持的人越少,到最后可能不是竞争者太多,而是奋斗者的孤独身影,曲高和寡了。

你只需努力,其余的交给时光,别因人数吓自己!

来源:刘潇老师有话说,本文观点不代表自营销立场,网址:https://www.zyxiao.com/p/127072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侵权联系 投诉举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