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SCI与老巴理论

MSCI英文全称是Morgan Stanley Capital International,翻译成中文就是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公司(又译明晟),这类公司在国外被称为投行,在国内就是我们熟悉的券商。与中国普通券商不同的是,MSCI的主要工作是编制指数(类似于选股),如同国内的中证指数有限公司一样,中证指数编制了好多指数,比如沪深300、中证500、中证1000。MSCI其实差不多,唯一不同的是MSCI资质更老、更受欢迎。早在1969年的时候MSCI就开始推出第一只发达国家指数,有很丰富的指数编制经验。它们编制的较为著名的指数主要有:前沿市场指数、新兴市场指数、发达市场指数、美国指数、全球市场指数。涵盖了差不多23 个发达国家市场和 27 个新兴国家市场的股票。MSCI目前为中国分配的指数大约有10个,比如中国 A 股指数、中国海外股指数,但是这些指数的编制对中国股市来说几乎是不懂不痒!中国更希望的是加入它们的新兴市场指数,然而MSCI已经连续两年(2015年、2016年)把中国A股拒之门外,中国的公司中能够入选的只有在海外上市的中国概念股,偌大的A股却只能作为“吃瓜群众”!中国之所以热心让A股纳入MSCI的新兴市场指数和中国指数,那就因为MSCI确实牛:

据晨星、彭博、eVestment的估算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6月,全球约10万亿美元的资产以MSCI指数为基准,全球前100个最大资产管理者中,97个都是MSCI的客户。包括大型养老基金,对冲基金,资产管理公司,投资银行,商业银行等。另外有数据统计:在北美及亚洲,超过90%的机构性国际股本资产以MSCI指数为标的。

巴菲特认为,投资人财务上的成功,和他对自己所做之投资的了解程度成正比。这一点可以用来区别以企业走向作为选股依据的投资人,和那些连打带跑的投机心态,整天抢进抢出,却是占了绝大多数的投资人。在巴菲特看来,投资的真正定义是:先要“保值”、不亏本金,其次再来“增值”。把钱投进那些自从创立以来、和自从上市以来,都在亏大钱的公司,巴菲特不但完全没有兴趣,也一直努力劝告他人尽快抛售,以避开他所谓的“20世纪最大的骗局”——网络公司的股票。巴菲特说,自己的成功秘诀很简单,就是专门挑选那些一尺高的栏杆跨过去,而不是专找那些七尺高的栏杆,尝试跳过去。对待科技股,巴菲特比较客气的说法是:“我并不明白科技公司的行业情形”。而比较不客气的说法则是:“电脑科技日新月异、变化快速,你能看到10年后的情形吗?你能够确保10年后,你公司还存在吗?就此,巴菲特对于电脑科技公司所抱持的态度,是和外太空航行一样的:我们很尊敬、支持和感谢这些伟大的人物,但我们却不想亲自去尝试。”在美国股市持续飙升期间,最受股市崇拜的,就是电脑科技公司,尤其是网络公司。它们只凭美丽的梦幻吸引无知的散户。有的公司自创立以来,常年亏损几千万美元。巴菲特对于这些从未有收益的网络公司很不客气,在1998年的伯克希尔股东大会期间,接受传媒访问的时候,他说:“如果今天我是在教大学投资课程的话,我会在期末考试的时候,问学生这个问题:请问你如何为这些(年年亏钱的)网络公司定价?任何提供答案的学生,他会当场被判不及格! ……如果你花钱买入这些网络公司的股票,你并不是在投资,而是投机。”在华尔街,有人批评巴菲特的这种做法无疑是划地自限,使得他没有机会接触具有极高投资潜力的产业。但是巴菲特认为,投资的成功与否并非取决于你了解的有多少,而是在于你能否老老实实地承认自己所不知道的东西。他说:“投资人并不需要做对很多事情,重要的是能不犯重大的过错。”在巴菲特的经验里,以一些平凡的方法就能够得到平均以上的投资成果。重点是你如何把一些平凡的事,做得极不平凡。难道伯克希尔的成功不是一个鲜明的例子吗?

伯克希尔的一名股东曾经请教巴菲特对医药类股票的看法。巴菲特说,这不是伯克希尔公司所擅长的领域。巴菲特想说明的意思是,他绝对不会预测出哪一种药品会取得成功,哪一种药品会身陷泥潭,甚至是官司缠身。可以肯定的是,医药类股票和被巴菲特称为禁忌之列的科技股相类似。巴菲特承认自己没有能力预测这类科技公司的前途,因为他对目前的技术发展状况知之甚少,至于竞争对手的未来技术发展趋势他更是一无所知。巴菲特认为,对于科技股和医药股,也许其他人比他更擅长——但是他认为,即使是那些所谓的专家,也并不一定完全值得可信。对于一个敏感的投资者来说,这是一个充满着风险和变化的领域。也就是说,他一旦投资了这类行业,说不定哪一天就会导致赔钱的局面出现。因为巴菲特只在他了解的范围内选择投资对象,所以对伯克希尔所投资的企业一直有高度的了解。他自始至终坚持“只在你的竞争优势圈内选股”的投资策略。

巴菲特说:“我每年一次撰写几十页年报的活动,其实也是一个学习的过程。我发现,有些东西常常以为自己懂了,但要把它们放在纸上向股东解释的时候,才知道自己并不很了解。所以,这个活动不但使我对各行业想得更深入,而且也使我了解自己的能力界限。”巴菲特强调,一个人的能力范围大小并不是最重要的,能比较客观地认清我们能力的界限,才是最重要的。巴菲特最成功的投资实例:可口可乐、吉列、华盛顿邮报等传统行业中百年老店的长期投资,这些“巨无霸”企业都是家喻户晓的全球著名企业,这些企业都具备一个明显的特征:基本面容易了解,易于把握。这就是巴菲特对不熟不做投资理念的最佳利用,他在操作过程中非常喜欢投资一些自己熟悉的公司。熟悉的公司主要指公司的基本面信息容易收集,具体经营情况容易把握。这也是巴菲特在投资过程中始终遵守的一个原则:不碰复杂的企业。对于那些正因面临难题而苦恼,或者因为先前的计划失败,计划彻底改变营运方向的企业,他也是敬而远之。因为在他看来,回报率高的公司,通常是那些长期以来都持续提供同样商品和服务的企业。彻底改变公司的本质,会增加犯下重大错误的可能。基于这些原因,使他的投资对象永远掌控在自己的能力范围之内,从而增加了投资的稳妥性和安全性,他说:“我们喜欢简单的企业”。我们可以看出,在伯克希尔公司下属的那些获取巨额利润的企业中,没有哪一个企业是从事研究和开发工作的。在《聪明的投资人》的最后一章中,格雷厄姆道出了有关投资的最为重要的几个字眼:“安全边界。”巴菲特认为,这些思想观点,从现在起几百年之后,将仍然会被认作是合理投资的奠基石。总结为一句话,就是在适当的价格购买,并长期持有它。而在赚钱之前,确定的“安全边界”应该是“不赔钱”。“不赔钱”“安全边界”,老师格雷厄姆的这一重大投资理论被他的学生–“股神”沃伦·巴菲特更为直白地解读为两条投资原则:第一条,永远不要亏损,第二条,永远记住第一条。

机会就摆在人们面前,但大多数人从来看不到这些机会,因为他们忙着追求金钱和安定,所以只能得到这些。如果你们能看到一个机会,就注定你们会在一生中不断发现机会。那时,我会教你们其他的事。学会了这些,你们就能避免生活中最大的陷阱。——富爸爸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杨振
联系杨振
侵权联系 投诉举报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