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拼命飙车,拿命换钱,到不想再努力了

说到飙快车送货拿命换钱,想到个心酸的故事。

老舍先生年轻时写过个小说,《二马》,故事发生在英国。

老派人老马先生,到伦敦开古玩铺,还指望在伦敦也能过上北平的舒坦生活。

他的雇员、在当地积极闯荡的青年李子荣,却这么干了:

自觉去赁了辆破自行车,拚命飞跑各处送东西。

老马一见李子荣骑着破车在汽车群中挤,便闭上眼替他祷告上帝,还叮嘱李子荣:

“别那么飞跑呀!那是说着玩儿的呢!在汽车缝儿里挤出来挤进去!” 

李子荣,作为老舍先生努力塑造的正面人物,这么回答:

“谢谢马先生的好心!不要紧,我已经保险,多咱撞死,多咱保险公司赔我母亲五百镑钱!我告诉你,老马,由两个大汽车间夹挤出去,顶痛快的事了!要不是身上背着古玩,还能跑得更快呢!昨儿晚上和一群骑车的男女赛开了,我眼瞧着眉毛已经和一辆汽车的后背挨上了,你猜怎么着,我也不知道怎股劲儿,把车弄立起来了,车轮子和汽车挨了个亲儿。我,噗咚,跳下来了!那群男女扯着脖子给我喊了三个‘好儿!’干!没错!” 

这已经是老舍先生塑造的积极上进青年了:

可劲儿拼,撞死了也有保险赔钱。

当然,的确,那代太苦了,那一代青年想出头,也只能如此。


顺便:《二马》电视剧里,李子荣是梁冠华老师演的——我们熟悉的张大民。

从拼命飙车,拿命换钱,到不想再努力了

到后来,我们都很熟悉的《骆驼祥子》,故事更惨一点。


祥子也是个拼命的:玩命拉车,不交朋友,节衣缩食。

觉得自己比谁都勤奋,一度看不上那些不勤奋的。

不刻意融入车夫群,指望自己拼命攒钱,就能买上自己的车,从此不用交车份子。

再努努力,甚至能有自己的车厂子:

“努努力,我也能从挣工资的变成老板!”

他的节衣缩食,自我苛待,真是很典范很励志了。

可惜,我们都知道:

因为车夫的弱势,他挣的钱买的车,分别被各色强势给夺了。

因为太弱势了,谁都能欺负他一把。

他也结过婚,也有过自己的车,但一场难产,一场送葬,又全没了。

小说里有某位值得一提的小角色。

祥子有位雇主曹先生,是个教授,大概是本书里唯一完美的大好人,但今儿不说他。

曹先生有个佣人,高妈。

她跟祥子一样,底层生活,也苦过,咬着牙熬出来了,熬出来了点手段。

她曾劝祥子,挣了钱最好存银行——祥子没听,所以积蓄后来被卷走过一次,唉。

话说,高妈指点过祥子两条挣钱的路子:

一是放高利贷。看准了,放出去,堵门要债。祥子不肯做这种事。

二是“起上一只会”,搁现在,大概就是集资众筹,让祥子众筹点钱,买辆自己的车,以后每个月还个两块大洋。但祥子还是觉得不踏实。

像高妈这样,已经算是懂得靠些不正经手段,以钱生钱的了。

老舍先生说话:资本有大小,主义是一样的。

大概在那会儿,高妈也知道,单纯拼命干,抵不过钱生钱吧?

先前,有过三十多块钱时,祥子还在琢磨,劳动致富,攒钱买车。

后来虎妞死了,车卖了,还剩三十多块钱时,祥子不想买车了,因为知道努力没什么用了。

他将那三十多块大洋缝在一块白布里,搁贴身的地方。不想花,也不想再买车,当然也不会像高妈那样,聪明地投资。

只是预备着未来的灾患。

不能怪他没远见:他被欺负失望太多次了。

从拼命飙车,拿命换钱,到不想再努力了

大概,这就是《二马》到《骆驼祥子》的变化。

《二马》是1920年代写的,老舍先生那时还年轻,创作了李子荣这样一个人物:

拼命工作,飙车,拿命换钱。

比起老迈保守的老马先生,这算是个积极上进的人物,相信勤劳致富。

到1936年写《骆驼祥子》时,祥子也还是积极上进,拿命换钱,但买的车被抢走了、攒的钱被卷跑了、结个婚丈人不肯认了、一场难产一场送葬家底空了。

绝望了,不努力了。

大概在那个时代,挣钱开厂、压榨苦人(老舍先生用这个词代替“穷人”)、放高利贷、搞众筹的,都比卖力拼命的过得好。

后来祥子堕落了,老舍先生也对他表达了沉痛的悲悯:

苦人的懒是努力落空了的结果,苦人的耍刺里头含着些平等。

《骆驼祥子》至今,也有八十三年了。

从拼命飙车,拿命换钱,到不想再努力了

来源:张佳玮写字的地方,本文观点不代表自营销立场,网址:https://www.zyxiao.com/p/126917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侵权联系 投诉举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