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才能做自己想干的勾当,又不被追究呢?

一个人如果想干点啥不希望别人知道的勾当,该怎么办呢?
最简单但也最不推荐的法子,是穿件夜行衣,蒙上面幕,趁着月黑风高,出去为非作歹。
但这种事,逮住了就麻烦。
像古代许多时候,城市里有宵禁,街上走个人但凡不是打更的,特别好逮。


那就,换个思路呗?
赵丽蓉老师在《如此包装》里说自己能唱,证据是,自己她曾经演过《小二黑结婚》,扮小芹——其实她真演过《小二黑结婚》,扮过三仙姑。
《小二黑结婚》,以前是进过语文课本的,赵树理先生的作品。
里头的三仙姑,是个村里跳大神的妇女。
没事大神附体,神神叨叨。我们都知道:平时一个普通农民,一旦附体了,大家就不敢轻慢了。不说纳头便拜吧,至少也带点敬畏心。
可惜三仙姑业务上出过岔子:她有一次正神叨着呢,忽然抽空对家里人说一句,注意饭别煮烂了——这事传为笑柄,类似于狐狸露了尾巴。
大神附体着,怎么就会忽然醒过来呢?
可见跳大神也不容易,从头装到尾,不易。



《我爱我家》里有一集嘲讽跳大神捉鬼的。孟朝阳在那里请白狐仙,摇头晃脑:
“我不远万里来到你家中啊啊啊,我一路上走得急匆匆,脚下的大炮轰隆隆。一块猪肉十斤整,一百个鸡蛋不挂零啊啊啊!”
结果遭遇了吐槽。
贾志国:“白狐仙还不远万里,我以为白求恩呢。”
老爷子:“就这水平也就是乡镇一级的,进不了县城。”


至于猪肉啊鸡蛋啊之类,王小波写过,以前有些乡村地区妇女,没事就跳跳大神,大神附体,要家里人给她吃肉——且要求肉得烧熟了:这就露了马脚。按说狐仙吃生的就行了,偏吃熟的,说明是人馋了要吃,跟狐仙没关系。
所以专业跳大神的,吃生食也是基本功:不这样,不能显出真来。


风雅一点的,有所谓扶乩。大概晚清一度极流行,还有什么请个仙人扶乩,赐些诗句——其实也都是骗子。鲁迅先生专门嘲讽过这类勾当。
《红楼梦》里,葫芦僧判断葫芦案,门子就建议过,用扶乩来解决问题。可见古代审案也是乱七八糟,迷信手段都用上了。


话说,大神附体这路巫玩意,当然不止我国有。
甚至我很怀疑,跳大神本就是外来产物,是萨满教传入中土的。
古希腊神话史诗里,经常描写某神附身在某人身上,借某人的嘴或身体说事。像《伊利亚特》里,雅典娜就借过好几个希腊将军的身体。阿波罗甚至自己附体了上阵打仗,还被狄俄墨德斯追着打。
中世纪时,许多狂僧也会没事装附体,骗吃骗喝,甚至骗点别的。


博尔赫斯有个小说里,说了个极精彩的故事,说有位麻风病患者,始终蒙着面,说只有神才能看到自己的脸。没事叨叨一堆宇宙幻影之类的勾当,找的小妾个个都是瞎子,说只有她们这种不被俗世景象迷惑的,才能接近世界本原。到最后骗局被揭穿,揭了面纱后露出一张丑脸时,还大叫说:你们这些罪人,不配看到我真实的样子——然后就被愤怒的人们拿长矛扎了。


这方面,我们最熟悉的,大概就是洪秀全和杨秀清了吧?


洪在广西乡里时,也玩过附体:据说那会儿附体最熟练的,是他的好哥们、后来被封为南王七千岁(实际上只活了37岁)的冯云山。冯身故后,洪就经常得自己附体了。
后来东王杨秀清野心大起来之后,也玩起了附体。比洪高一个辈分。洪也只好下拜叫爹,任东王要这要那。
终于彼此忍不了了,才发生了韦昌辉杀杨秀清、石达开出奔之类的事——可见跳大神吧,虽然能一时满足自己的欲求,也能唬住一批人,但过了分,还是挺麻烦的吧?
哄得过一时,哄不了一世啊。
何况彼此都熟悉跳大神机制的话,都是千年的狐狸,搁这儿说聊斋,就唬不住人了。








当然,到了如今互联网时代,这种“我想做点啥,但又不想让大家知道是我做的,还想装出一副我不知道啊我做了啥做了什么都不是我想的呀”,就不用说是被附体了。
毕竟那样太容易露马脚,还考验演技。
说不定还得被逼着吃生肉,而且大家还不一定信。




只要说是ID被盗号了,就行了。




怎么才能做自己想干的勾当,又不被追究呢?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杨振
联系杨振
侵权联系 投诉举报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