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互联网上好好说话,越来越难了

你点开朋友圈,看见姑娘们与姐们的自拍,下面缀满“闺蜜”、“我家女神”之类字样。

你点开社交网络,看见一张男生照片,下面可能一片嚷:“男神啊啊啊!”

你觉得没什么,因为你习惯了。可是,打什么时候起,我们的生活里充满了神魔妖鬼的来着?

“女神”、“男神”这词儿出现之前,我们怎么说俊美的男女的?

哦对了,“美女”、“帅哥”。

然后你会意识到:“美女”、“帅哥”,这也就是日常使唤朋友使的。

现在使用起来,“美女”二字,就是没有“女神”来得霸道有劲。

一如你现在说“她是我朋友”,就是没有“我闺蜜”来得有气势。

为什么呢?

大概因为词语的刺激性,是会随使用次数变化而变化的。

或者,我瞎编个词:人对于词语刺激的阈值,是会变化的。

以前,在大家还使着“姑娘”、“小伙子”这种无感情色彩称呼的时候,有人对你使“美女”、“帅哥”这词,便是夸奖。你乍听时,多半觉得受宠若惊,不免飘飘然;但到得后来,餐厅服务生、报纸推销员们一拥齐上,“美女要点什么菜”、“帅哥要不要订报”,你便习惯了,觉得听到这些词,实在事属寻常。

如果这时候,有位年长的过来,称呼你“姑娘”、“小伙”,你还会觉得“嗯,可以”;但如果是同龄人,“小伙儿!”多少会让你觉得:“哎,听着怎么有些生疏啊……”

说到底,就是阈值提高了。

比如说,以往骂人,可以使笨蛋、白痴、傻瓜这些。但这几个词在日常生活用得滥了,就没了攻击性。就没有喷薄而出、刺人魂魄的力量了。所以现在骂起人来,必须朝下三路去,才有破坏力。

比如说,以前我们说“吵架”、“撕破脸”,后来这些词用多了,不够劲了,就得说掐架、说拍砖,才够劲道。现在,混互联网的诸位,已经习惯使用“撕逼”这词了。说哪两位吵起架来了,简直太文雅,得用“撕逼”,才显出气象万千来。

说来,就是我们对词汇刺激性的阈值提高了,需要更刺激性更有劲道的词语,来刺激感官。

当然,这种事,还可以换个方向。有些词是私下里使用,越用越没劲道,需要找新词代替;有些词得在场面上说,因为涉及羞耻之事,越用越显得没礼貌,于是也得找新词。

男性独有的器官,大家都不太好意思直接称呼,于是想了许多其他词来代替。有些地方叫做鸡,有些地方叫做锤子。问题是,时间长了之后,鸡和锤子,本身就成了骂人话。

老北京的太监们,因为忌讳听这词,连带着不爱听“鸡蛋”二字,所以改叫桂花。老北京菜桂花皮炸,其实是鸡蛋皮炸。

这就是因为男性下半身,导致鸡蛋和锤子这几个词,意味变了。

我们日常生活里,也有类似的事儿:比如执行排泄活动:以前直白些,可以叫拉屎,但现在极少人公开使用了,太不雅,就叫大便——大的方便。这么看,其实已经很隐晦了,但现在,也很少人公开场合直接说大便了吧?改叫上厕所;再文绉绉一点,就是“去洗手间”、“去化妆室”。其实“大便”和“上厕所”,都已经是隐晦过的词了,只是时间长了,大家习惯了,难免觉得不雅驯,于是还要找新词来代替。

因为大家在夸张描述时,需要更浓烈、更刺激性、更极端的形容词,于是“女神”、“男神”、“撕逼”这类词就出来了。

因为大家在日常礼仪时,需要更文雅、更谦和的对白,所以上厕所应该说成上洗手间或者去化妆间,么么哒要代替笑脸。

一个哈哈是不够的,要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才能显出真情实感。

这样的坏处是:我们能用的词,越来越少了。比如菊花本来是种好花,弟弟本来是个好称谓,现在都没法好好用了。

没办法,因为新的更具有劲道的词汇,还是会源源不断马不停蹄,被制造出来,继续被推广到大众领域,刷新大家的视野,满足新的社交需求,让精神阈值继续应接不暇地拔高。在这马不停蹄的过程中,好好说话成了种奢望。

毕竟,苏轼那个年代温柔的“呵呵”,搁这个年代,都快成讽刺专用语了。

在互联网上好好说话,越来越难了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杨振
联系杨振
侵权联系 投诉举报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