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平时挺能说的,但就是不能写”?

遇到过题目这种情况吗?


打开手机,找任何一个语音输入转化为文字的工具。

开始将您对某事物想说的话,或您想说的故事,口述一遍。

等这些语言转化为文字后,自己读一遍。

您大概会很意外地发现:这些文字比印象里更散乱,更黏糊,更琐碎。

“我觉得自己讲得挺清楚的呀!怎么变成文字,就这个鬼样子呢?”

输出并不难:

每个人张嘴说话,都是用口语输出。


写作困难,则可能是因为说话和写作,很是不同。

——说话时,人会情不自禁加许多嗯啊嗨是口头语。

——说话时,人的思绪更容易分散;实际上人的意识就是容易流动的。


书面写作时,人必须使用全然不同的语言(更书面,更规范),使用韵律与节奏,遵循一定的规律和线性,而不能过于发散。

所以书面写作和说话,是完全不同的输出方式。不能总指望触类旁通,两者要精通,都是需要一点机械训练的。


这就像你看熟了舞蹈,自然知道怎么舞才对;但自己真的一举手一抬足,到不到得了那个尺寸和地步,是另一回事。看熟了篮球,知道一个动作该怎么做;自己真的做,做不到那个尺寸。

阅读是摄入,持久的阅读,可能让你脑海里有许多现成句式节奏;许多人读多了某人的书,也许之后一段时间写东西都那个味儿。

司汤达当初写《红与黑》,每次开笔前都要念一页法典,来“清洗自己的语感”。

但这依然不够。

说话是输出,但说话时人会更口语化,更散乱,更多短句,更少前后呼应贯通的逻辑。所以许多人按口语习惯写字写多了,会自觉文笔不堪,进而越来越不敢写了。

我私人的感想是:

多读多听,然后多写。

写时,一句一句慢慢来。

写不了长句就写短句。

不知道写什么时,用海明威的说法,“写一句最真实的话”。

不要总想着写一句漂亮话儿。不要紧张。

也不要过多考虑读者会抛弃自己(这是库切说陀思妥耶夫斯基早期小说的毛病)。

各种写作的规律之类,别想太多。

你如果每写一句话都要瞻前顾后,就像戴着镣铐跳舞,最后出来也是畸形的。

写了再说,哪怕写差了,写完再删。

你的大脑和你的身体都要慢慢习惯写东西。把自己当成一架机器来训练。

读书类似于进食,写作类似于做力量练习。只读不写,你吃的东西就囤积在你体内,不变成肌肉;只写不读,最后把自己熬干了而已。

读书类似于看正确的运动员做动作,看优秀的画家画画。告诉你什么是正确的,什么是好看的。

但具体动作尺寸,得自己反复练习,才做得到。

最后还是那段老话。

孙莘老去问欧阳修,怎么才能写好。

欧阳修说:没别的法子,就是多读书多写,自然就好了。

欧阳修顺便吐槽说:世人写得少,又懒得读书,还指望每写一篇就比人好,如此当然没啥指望。

无它术,唯勤读书而多为之,自工。世人患作文字少,又懒读书,每一篇出,即求过人,如此少有至者。疵病不必待人指擿,多作自能见之。

这话记在苏轼《东坡志林》里,即,这是苏轼和欧阳修这垄断11世纪后半段中文的两大巨子,都认可了的专业意见。

“我平时挺能说的,但就是不能写”?

来源:张佳玮写字的地方,本文观点不代表自营销立场,网址:https://www.zyxiao.com/p/126906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侵权联系 投诉举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