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跳下楼的孩子,不只是被母亲扇了耳光

前天,武汉,那个跳楼的孩子,不只是被母亲扇了耳光。

他站在楼道里,母亲过来,二话不说先是一耳光,他下意识地侧脸抬手挡了挡。

之后母亲说了几句,他站正了,放下手不挡了,大概是不被允许反抗了?

母亲第二个耳光结结实实地打中了脸。

然后是被母亲掐脖子和戳额头。掐脖子十二秒,母亲单手掐的,重心前倾,期间孩子的脖子应该很痛,呼吸应该很困难。

然后母亲还朝左比划了一个手势。我没看懂什么意思。

动作暴力是这样了。语言暴力我想象不出来。

母亲走后,到他跳下楼前,他原地呆了三分钟。是谁让他原地罚站的,还是他自己站在原地的?我不知道。

呆到半分钟时低下头。

呆到二分钟时,回头看了看护栏外。

又过了一分钟,他低头呆了几秒钟,然后转身翻上了护栏。

所以是扇耳光、掐、戳、骂、冷置一堆事加起来,才激发了这一跳。

至于他先前在家里遭受过怎样的对待,我也不知道。

当然咯,这种时候,总有人说辞一堆堆的:

比如“天下无不是的父母”、“这孩子太脆弱了”、“家长管教孩子有什么不对”、“自己的孩子打打怎么了”,诸如此类。

全都是陈谷子烂芝麻的老套路。

大概我们这里的习惯是:家庭内部再闹,也普遍是个劝。“清官难断家务事!”

大概许多人默认了这个规则:

关起门来,家里拳头最大的人,就有权随意处置自家人?自家孩子怎么都得受着?

大概在畸形传统里生活久了,就觉得这是放诸四海而皆准的真理了吧。

1987年,有个电视剧叫《好爸爸坏爸爸》,描述了一个性格偏急的上海爸爸:做饭洗衣很积极,但急起来也打儿子。主题曲歌词原文有如下句子:

“哪个爸爸不骂人,哪个孩子不挨打?打是亲来骂是爱,还是那个好爸爸!”

我自己从小没被打过,当时看这歌唱得振振有词,都愣住了。

考虑到上海向来得风气之先,这剧里父亲还是个正面形象,却依然宣扬爸爸打骂孩子,“打是亲骂是爱”是合理的。

大概这种“只要是为了你好,怎么都是合理的”,就是长一辈父母的普遍心理?

这里面多少掺杂着一些丛林法则,一点父权色彩:男性必须阳刚,必须接受一定程度的压迫和体罚,才能够自立。甚至是一个电视剧塑造的理想好爸爸,依然如此认为。

细想来,是挺吓人的。

本来时代随时在变迁,没什么事是理所当然的。生活方式一切都在变。

诡异的是,每当提到家庭亲子关系,就总有许多人强调:还是要按传统观念来。

为什么一切都在变,只有亲子教育能豁免呢?还是可以关起门来按中世纪那套来?

是因为亲子教育极其特殊?特殊到可以超越时代了?21世纪了还要按中世纪的做法来?

还是因为在亲子教育里,强势的一方,不肯放弃这点可以为所欲为的权限?

当然有人会说,“光是说说孩子不听啊,只能打”——嗯,如果这样了,是不是考虑,不是孩子的问题,而是父母自身的问题呢?

任何孩子出生都是一张白纸,长成什么样,不都是父母影响的?

如果做不好父母,或者没有准备好做父母,或者觉得自己还没能力做好父母,有没有考虑过,可以先不要孩子呢?

哦不,社会和家庭,尤其是父母要求必须有个孩子,急匆匆地要了孩子,然而缺乏父母应有的情绪控制能力,于是试图靠暴力解决问题——这样真的好吗?

自己是家庭压力的受害者,却还要将这种模式延续到下一代吗?

许多父母没把孩子当人,觉得孩子不记事。其实孩子什么都记得,不一定宣之于口罢了。

许多父母在生活里磨得皮糙肉厚,觉得孩子怎么摔打都无所谓,却没意识到孩子的世界很简单:就是父母与学校。

一旦在此陷于绝望,那就什么都没了。

卡夫卡的小说《判决》里,格奥尔格顶撞了父亲一句,父亲大怒,判决儿子投河淹死。

儿子于是向河边跑去,抓住桥上的栏杆,松手让自己落下水去。

卡夫卡自己被父亲压迫时,多少次想象过类似的场景?不知道。

我听过一种借口:父母都是第一次当父母,没经验——但父母大多当过人,有基本的社会经验吧?

孩子,却真是第一次当孩子,第一次当人。

孩子在成为孩子之前,首先是个人,得把他当个人看。

我觉得,这是许许多多父母没意识到,或根本不愿意识到的一点。

那个跳下楼的孩子,不只是被母亲扇了耳光

来源:张佳玮写字的地方,本文观点不代表自营销立场,网址:https://www.zyxiao.com/p/126894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侵权联系 投诉举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