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宫里开车?21世纪也有宗室黄带子吗?

到宫里开车?气人不?

嗯,其实这玩意,古代也有。

所以,有些人精神上还活在古代的,大概以为,这样理所当然吧?

《我爱我家》里,老胡搬来那集,和平说胡太太的家世:你知道人老太太过去什么人呐?人家娘家过去是正经宗室黄带子,搁过去得叫格格,四人肩舆,内庭行走,懂吗?

圆圆:我还真不懂

和平:不懂啊?就是奔驰二五零,国·务·院里随便儿溜达!

所以,您看:以前的内廷,也是让来回折腾的。

当然,不是阿猫阿狗、张三李四,都能这么折腾。

得有身份的人,还得宫殿的主人,给你这待遇。

司马师的太太羊徽瑜去世了。她弟弟西晋大人物羊祜——“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的那位——太难过了,身体不太好。司马炎就让他坐辇车上殿。

这是殊荣恩遇,不是等闲来的。

司马炎自己在后宫也坐车:羊车。今天羊车去哪个太太房里,就睡哪个太太。搞得有女人为了争宠,竹枝上撒了盐水,好勾引羊来。

我们都知道的《敕勒川》——“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作者斛律金,本身是北方名将,所以说边塞风光很有生活。他儿子斛律光射箭了得,人称落雕都督——嗯跑题了。

因为是国之重臣,所以每次斛律金上殿,天子也赐他坐羊车。真是显赫光荣啊。

清朝有位陈康祺,很八卦。他的《郎潜纪闻初笔》第二卷,有下面一段,说紫禁城里骑马的:

“本朝优礼耆臣,有赐紫禁城骑马之制。受赐诸臣,多用二人舁小椅乘之,非皆骑马趋朝也。余初入东华门时,问之老辈,或曰:‘禁卫森严,恐牲畜无知,冲突仪仗。’余颇疑之。后读乾隆五十五年上谕曰:‘内外文武大臣,特恩赏在紫禁城骑马,用资代步。但年老足疾之人,上马亦觉艰难,嗣后已经赏马之大臣,因有疾艰于步履者,仍加恩准令乘坐椅,旁缚短木,用两人舁行入直。’始知此制之由来。按《麈史》称:唐宰相皆乘马,五代始用檐子,宋时惟文潞公年高、司马温公以病,乃许乘檐子(檐子,即肩舆)。可知膺此异数,一朝仅有二人。以视我朝,凡卿贰已上,年及六十,洎在外曾著战功者,什九拜朝马之赏。即此一端,亦可见圣朝之宽大矣。又按《左传》称:公叔文子老矣,辇而如公。盖以人挽舆,尤觉安适也。此则如今制之赏紫禁城乘轿,尤为养老尊贤之旷典。

老长一段,拣要紧的说:

——《左传》里,公叔文子老了,就坐上了辇去见上头:比较舒服,尊老敬老。

——唐朝宰相都骑马。咱们想想也对,唐朝尚武嘛。虢国夫人游春都骑马呢。

——五代时开始开始用肩舆,宋朝有两位得了这殊荣:一是年老的文彦博:灌穴浮球、“为与士大夫与治天下,非与百姓治天下也”那位。他老人家八十一岁还同平章事呢,的确值得坐一坐。还有一位,就是我们都熟悉的司马光。

——清朝有赐紫禁城骑马。乾隆五十五年上谕说了:恩赏文武大臣在紫禁城骑马代步,但有人年老足疾,没法骑马,所以得了这恩赏时,就坐肩舆吧。

大概类似于“允许你在宫里开车,但开不动的话,你让人开车载你也行”。

问题是,以上这一切,全是古代社会的勾当。

古代搞这种区别待遇,是为了敬老,同时也搞出等级划分:靠脚走和坐车辇骑马,是有等级区别的。

当年羊祜得赐羊车上殿,是自己功高天下,自己姐姐还论得上皇帝的伯母。

斛律金的羊车上殿,那是开国元勋,而且北朝嘛,规矩总是散一点。

文彦博和司马光社稷之臣,年纪也都老了。

至于和平所谓“娘家过去是正经宗室黄带子,搁过去得叫格格,四人肩舆,内庭行走”——那是宗室,仗了祖宗的势。

当然,这些也都是在古代,是上头拉拢人心用的,勉强说得过去。

而且吧,古代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宫殿也是君王的私苑。他想让人怎么,就让人怎么。


但我们也都知道:

半个多世纪前,故宫已被公布为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七年前,已经禁车了。

而且,现在,新社会了:没宗室亲眷、贵胄血统那一套了。

紫禁城以前是天子的,故宫现在是全国人民的。

说禁车那就是禁车,没得商量才对。


宣统退了位,想进故宫,还是得买张票进门吧——估计他那时想赐紫禁城骑马,说话也没这分量了。

所以,如今在宫里开车的,我就不免好奇起来:

莫非到了21世纪了,还有可以传于后代、世袭罔替的宗室血脉黄带子黄马褂么?

到宫里开车?21世纪也有宗室黄带子吗?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杨振
联系杨振
侵权联系 投诉举报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