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个人再努力,都赢不了趋势

     我们常常说起顺势而为、借势而进、造势而起、乘势而上,我们也说,找到了风口,猪都能飞起来,其实有时侯你个人再努力,都赢不了趋势。

     何谓势?孙子兵法曰:激水之疾、至于漂不者、势也。意思是湍急的流水,飞快地奔流,以致能冲走巨石,这就是势的力量。

      张磊在《价值》一书中指出,企业家精神与洞察趋势、知悉变化、拥抱创新是内在统一的。拥有伟大格局观的创业者最难得的特质就是愿意拥抱变化、推动变化、享受变化,愿意打破既有的理所当然的规则去思考新的角度。由于许多事物是在用每步相差极微极缓的方式渐渐衍变的,这使人们误以为它们恒久不变,从而对变化失去敏感度。对行业的深刻洞察,就是从大局到细节多加研判,从转瞬看到趋势,把握趋势中的定式和细微中的痕迹。

       只拼专业,看不到趋势,没有赛道意识,可能会酿成悲剧。

      1994年,柯达业务在中国市场受到富士公司的强烈冲击,节节败退。按照常规的打法,几乎没希望翻身。所以,柯达公司在中国出了一个超级大招:出资10亿美金,全行业收购中国胶卷企业。

      这个大招的确厉害,中国胶卷行业的7家企业全部与柯达合资。柯达股价大涨,在中国市场的份额也反超富士,占有率高达67%。

      看起来柯达很成功了吧,但这时候全球照相机行业正在发生一场巨变,数码相机正在崛起。2002年,数码相机销量首次超过了传统相机。柯达早在1975年就第一个发明了数码相机,但因为关注当下的现金流,30几年仍然坚守着传统胶卷的赛道。

      柯达在中国的大招打赢了每一场战斗,却失去了整个战役。

      博德斯(Borders)曾经是美国书店巨头,当1995年亚马逊开始卖书的时候,博德斯的体量比亚马逊大N倍,对后者不屑一顾。后来,当它觉得要做网络书店的时候,CEO曾经口出豪言:“要在一年之内用10倍的资源投入把亚马逊干掉。”最后,它非但没有得偿所愿,自己还破产了。博德斯是个传统起家的书店,而亚马逊是天生的互联网企业,博德斯即使洞察了商机和大趋势,也不具备后者的组织能力,团队也欠缺互联网基因和新时代的用户思维,很难再复制和追赶亚马逊的成功模式。

      梁宁老师在增长思维三十讲里提到过格上财富安立欣的故事,在2002年的安立欣,是个研究生毕业没几年的年轻人。他的专业是宏观经济,他说我多年的所学让我知道,经济体的发展,都有几个大阶段:第一个阶段是生活消费,第二个阶段是房地产,第三个阶段是证券化。

      他判断,2002年,中国应该到了房地产的阶段。历史上,所有的房地产周期都创造了财富神话,所以他要去房地产领域找机会,才算没辜负自己的所学。但是对于一个刚毕业没几年,也没什么特殊背景的北漂,他有什么能够进入房地产的机会呢?他的选择依然是依赖自己的学习和研究能力。

      他先找一份不那么忙的工作,为的是让自己有时间做调研。他用了一年找资料看数据,终于找到了一个机会。起因是他看到了一组数据,2002年上海二手房交易近100万套,而北京同一年二手房交易18万套。直觉告诉他数据不应该这样,因为两个城市的城市规模、商业水平、消费能力都非常接近,二手房交易数量不应该有这么大的区别。于是他就进一步去研究。

      他发现,2002年在上海二手房从成交到拿到房产证,流程时长不到1个月,而北京的流程则超过3个月,因为需要房产证作抵押才能贷款。所以上海贷款买二手房很方便,而北京很难。就因为这一点,出现了两个城市成交量的巨大差别。

      于是2003年,安立欣创办了一个融资担保公司,就是为北京买二手房的人提供过桥担保。安立欣说,一开始他觉得这件事可以赚4年钱,没想到一直到2014年北京二手房的过户流程才发生变化。这件事他干了10年,他为近1万名用户提供了担保。他说:这就是我的第一桶金。

       这个机会够大,大到大部分人看不到,所以才会一直空在那里。小机会往往容易被发现,大家容易辨认,也懂得如何去争夺。反而大机会浑然就在那里,你没有办法像找小机会那样,用过滤的方式来识别。靠什么能看到大机会?你的知识结构,你的认知维度。怎么用你的知识呢?其实不难,就是对照。

      通过以前其他国家的经济体趋势,安立欣知道了中国房地产的崛起,通过上海和北京的对照,安立欣发现了机会。

      其实难就难在,你的知识框架对不对,你的认知维度够不够高。趋势常在,风口常有,但需要你有实力站上去。

      共勉!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杨振
联系杨振
侵权联系 投诉举报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