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说,有六亿人,月入一千

看到说,2020年,有六亿人,月收入在一千人民币。

想到几段经历。

以前零星写过,其实都发生在两天内。

2013年夏天吧,跟着长辈,坐车,穿过贵州,去黔东南。

路过山村,路边摆着西瓜,供过路者买了吃。开车的那位长辈也累了,说大家下车吃西瓜吧。

我记得西瓜挺大挺甜;四个人吃了多少个忘了,最后开车那位放了张十块钱,叮嘱说“不用找了”,山村里那几位很高兴。

我西瓜吃黏了手,拿纸巾擦。一个怯生生的孩子贴墙角看着我,问我要不要自来水洗,就指指一个自来水管。

我谢了他,说不用啦。他接着说,想看看车里。

我带着他走到汽车边,他贴着玻璃窗看里面。我就开了车门,他伸头进去看了看,伸手摸摸仪表盘,喜笑颜开。

他说,经常看见有车从门前掠过,但他一直不知道汽车里面是什么样的。

他说他有一天也想开车,开车就可以去某县了。

说着说着,门前有一辆大车掠过。巨大的罐装车。上面写着“危险”字样。

长辈看看,说这样的大车,一般走窄路都挺小心的。这样开得快,说明生意不容易做啊。

摆西瓜的乡民说:都是为了快点挣钞票。司机也很辛苦的。


我们去了那个孩子提到的某县城,住下了。

县城只有一个酒店,金碧辉煌,周围有一圈高档住宅。

酒店对面,就是风格全然不同的米粉店和烧烤摊。


酒店里装潢得土豪金,许多幅色彩明显失真的仿欧洲名画。酒店好几楼的走廊灯都不开,来的客人很少——大概本县并不算一个旅游名城。

入夜了,我去街对面吃烧烤,尝到了我这辈子最好吃的蘸水;第二天早上,去街对面吃了米粉,吃到了我这辈子吃过最滑的米粉。店主很自豪,说这是本县的水好,晒的辣子好。

贵州的酸辣调味,那是真的棒。吃过正宗丝娃娃的人都懂。

嗯,跑题了。

我们要离开那个酒店时,长辈说,这县里的经历是:

——有人带着钱来这里开发,说要投资,于是拿地,盖酒店,盖商业区,很热闹,很好看,当然也顺便盖高档住宅区。

——本县脸上有光,宣扬说本地也有商业中心了,有旅游资源了,也上档次了;有钱人去下一个城里。继续类似的路数。

——本地老百姓其实不会来住这酒店,也不太会来商业区购物。金碧辉煌的酒店、高档住宅区,跟他们也没啥关系。

我们去到一个城市的郊区。

许多楼盘在开发,打着广告牌:

“XX(附近某大城市)后花园”。

长辈开玩笑说,本地人又不住,都是阔佬给自家金丝雀买的啊。

路边有位老先生,举着牌子,“指路”。

请他上车,他给指路。

他有点得意地说,这城市现在规划得比较乱,一般车载导航都没用了呢,不如他好使。

说,这城市夏天凉快,许多附近省会的有钱人,都来开会,度假,他就好赚一点。

说,就是现在郊区有许多房子,建起来,却没人买没人住,他有点可惜。

说,他家里那片地,就被征去盖这种房子了。现在每次路过,都不认识了。

说,征地,当然要给补偿啦。他为让儿子结婚,要了两套房,自己还贴了点钱。这样,自己和老伴一套,儿子一套。

签字之后,自己的房子拆了。给儿子和自己的房子呢?还没到手。

据说许诺他们房子的那位,指着一片小区,说“里面的房子,有你们两户”。

但拆完之后,又说“你们房子没盖好呢,先找地方住。到可以交房了,通知你们。”

太复杂了,他又弄不懂。但他是信上头的,都说上头对老百姓好嘛。

他听邻里传言,说这种延迟交房,是有补助金的。但跑去找上头,上头说钱的事不归他管,指点他去找另几个上头。

另几个上头说,现在上头紧张。如果要补助金,可能要影响他们的养老钱。

他说,他们那时候,说是郊区嘛,本来是乡下。他们的养老钱交的方式,不太一样:有的地方是半年一交,有的地方是两个月一交,有的交到村里,有的交到镇上。

所以,他也不知道该找哪个上头问,只觉得养老钱到年纪了,是会发给他的。

太复杂了,他又弄不懂。但他是信上头的,都说上头对老百姓好嘛。

只是眼下,钱也没有,房子也没有。

只是眼下,大家只好暂时挤在亲戚家里住。

白天,他为了不出出进进地惹亲戚嫌,就出门来晃一晃,帮人指路,挣点零花:

“还好坐坐车呢”。

他问我们,好不好到了地方,认识路了,多绕一公里,送他到公车站,他好坐车回家。

我们照办了。

车里坐的所有人都有些过不去。要走时,给老人家买了几瓶饮料。最后要付钱时,他要10元,我们多给了10元。

他最后说,等吧等吧,房子总会等到的,养老钱么等等也就要发了。

城市发展起来,车多了,他也可以多给人指路啊。

以及,他说了这句话:

“全怪我们太穷了,又不认识人。”

据说,有六亿人,月入一千

来源:张佳玮写字的地方,本文观点不代表自营销立场,网址:https://www.zyxiao.com/p/126229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侵权联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