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甲虫的秘密|难解之谜

圣甲虫的秘密|难解之谜
圣甲虫的秘密|难解之谜

菲奥娜·英格拉姆(Fiona Ingram)十岁时就展现出讲故事的天才,为弟弟和朋友们编造小朋友的冒险故事。她在南非接受高等教育,对古代历史、神话和传奇抱有极大的兴趣,热衷于旅行。她本来从事的是剧院和新闻工作,后来开启她写作生涯的是一部儿童小说,即一次到埃及的家庭旅行中获取灵感创作的《圣甲虫的秘密》。这本书的缘起,完全是以作者的一次经历为蓝本,人物设定也一模一样。作者带着两个侄儿一同前往埃及,他们最终成为书中两个小英雄的原型。

圣甲虫国王的传说(下)

疲倦的一群人回到了旅游大巴上,心中充满感激之情,谢天谢地,他们有柔软的座位和凉爽的空调。

亚当坐在姨妈的身边。“伊莎贝尔姨妈,这太让人激动了,”他低声地说,“就像跑到了书里面一样。万分感谢你带我们来。”

伊莎贝尔微笑着,捏了捏他的肩膀:“感谢你能来,但是不可以追求冒险和刺激,好吗?”

“我会尽量不去那样做。”他说道,尽管他打算,不管碰到什么冒险,都要追踪到底。

当他们回到宾馆的时候,伊莎贝尔买了一份英文的埃及日报。他们的房间在二楼,有极好的视角,能够俯瞰尼罗河。伊莎贝尔和祖母的房间有一个大阳台和一个客厅,客厅里放着两把扶手椅和一个舒适的沙发。伊莎贝尔点了茶和点心,然后她和祖母在那里放松休息。两个男孩子坐在凉台上,轮流用双筒望远镜眺望远方。

他们可以看到大半个开罗,没完没了的楼顶似乎绵延数英里。烟雾缭绕,像袅袅缕缕的灰色烟尘笼罩着这座城市。在它们的下面,波光粼粼的尼罗河碧绿的河水运送着各种各样的船只,从大型的游轮到传统手工制作的小型帆板(这种帆板叫三桅小帆船),不一而足。它们振翼的白帆像蝴蝶一般,轻轻地掠过波光粼粼的水面。

轮到亚当时,他把双筒望远镜对准了河对面的与他们的宾馆相望的一座高楼上。他认为自己可能看到了一个黑色的东西,它就在与他们的凉台成一条直线的另一个凉台上。虽然天光还依然亮着,但是暮色已经开始降临,使他难以看得清楚。

贾斯汀从亚当的手中抢过双筒望远镜:“轮到我啦。”

亚当盯住那个凉台,皱着眉头全神贯注。忽然,他觉得自己看到,那个黑色物体所在的地方有什么动静。他从贾斯汀的手里抢回了双筒望远镜。

圣甲虫的秘密|难解之谜 圣甲虫的秘密|难解之谜
《圣甲虫的秘密》插图

贾斯汀试图抢回望远镜,“哎,我还没看完呢。”

“那里有个人。”亚当轻声嘀咕道,一边调整镜头焦距对准那座楼房。那个模糊的物体变成了一个清楚的人形。这个时候,他的心脏开始怦怦直跳。这是一个大的身形。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男人。亚当看不清楚这个人的脸,但是他知道这个黑色的人形正在盯着他看。

“有人在监视我们!”

“这太酷了。让我看看。”

贾斯汀太迟了。那个身影从凉台上消失了,融合在夕阳投射出的阴影之中。贾斯汀仔细查看对岸,但是那个穿黑色长袍的男人杳无踪迹。

“那里没有人。你确信这不是你想象出来的吗?但是,为什么有人会监视我们呢?”

“那里肯定有人。”

“也许你以为自己看到了什么人。它可能是光线的恶作剧。”贾斯汀再一次仔细检查了那座楼房,“你知道,它离得相当远。”

“我知道自己看到了什么。”亚当固执得坚持己见。

“我相信你。”贾斯汀说,但是他的语气表明他不相信。

亚当脸色阴沉地看着他的表哥。

“来吧,”贾斯汀拽着亚当走向凉台的门,“让我们去吃点儿东西吧。我敢打赌,祖母已经点了水果蛋糕。”

“可是,我不是凭空想象的。”

“没有人说你是。”

男孩子们回到宾馆房间时,他们注意到伊莎贝尔正在盯着报纸看,脸上带着震惊的神情。茶点已经到了,可是她没有理睬那个装满点心的盘子。男孩子们又饿了,迫不及待地开始吃起可口的糕饼和三明治。

“发生什么事情了,伊莎贝尔姨妈?”亚当问道,一边自己拿了一大块儿水果蛋糕,然后递给贾斯汀厚厚的一块。

“事情比我们想的更糟,”伊莎贝尔回答说,“金奈尔德先生不仅仅是失踪了。他现在是失踪,而且据推测已经死亡。”

“我的上帝。”男孩子们异口同声喘息着说。他们一起坐到沙发上,瞪大眼睛望着他们的姨妈。贾斯汀把他那块厚厚的蛋糕大部分推进自己的嘴巴里,默默地咀嚼,他的脸蛋儿撑得鼓鼓的。

伊莎贝尔大声地读道:“什么有关他的伦敦办公室一直没有收到他的消息。我们早知道这个内容。然后出乎意料,他拍了一份电报说他就快有重大发现了……我们原来不知道这个内容。接下来,什么有关一次诡秘的爆炸……接下来,什么有关’失踪,怀疑在此次爆炸中身亡’。”

“伊莎贝尔,这听起来很混乱。把事情的原委始末都读出来。”祖母吩咐道,一边倒茶。

三双眼睛专心地盯着她,伊莎贝尔开始读道:“在考古界,詹姆斯·金奈尔德是一个有争议的……”

“他心里想什么就说什么。”祖母说道,像提醒亚当一样。

“……多姿多彩的人物。他被报道在最近的一次灾难中失踪,很可能受伤或死亡;一系列的灾难似乎一直在尾随着金奈尔德当前的考古研究。金奈尔德享有声誉,也屡次受到嘲笑,因为他总是锲而不舍地追寻——那些往往是神话的地点和被想象出来的宝藏。当金奈尔德用可靠的事实和真实的发掘证实了他的多数直觉的时候,他的那些诽谤者……”

“他的敌人们。”贾斯汀神气活现地说,卖弄着自己不错的词汇量。他伸出手去拿另一块儿蛋糕。

“……包括受人尊敬的古埃及考古研究项目与文物和研究部的负责人费萨尔·哈立德博士在内,称他是一个梦想家和一个外行。他最近一次考古研究是要找到富有传奇色彩的圣甲虫国王的陵墓,据推测圣甲虫国王是史前时期埃及最早的统治者之一。”

伊莎贝尔大口吞咽了几口茶,然后继续读道:“即使他的信念是建立在传说,以及昏暗的考古现场几件残破不全的椭圆形装饰物之上,金奈尔德也坚信国王本人和他那传说中的宝藏真实存在。金奈尔德最近发电报给他的伦敦办公室,说他已经取得了重大突破,并且现在已经拥有了具体的实物证据,这些证据将会导致这座隐蔽陵墓的成功发现。在接近两年的时间跨度内,金奈尔德进行了数次挖掘,然而,这位考古学家的最近一次考察为意想不到的厄运所困扰。”

伊莎贝尔看了两个男孩子一眼,他们震惊而又一言不发地回视她的目光,嘴里慢慢地用力咀嚼着蛋糕。她继续读道:

“这次爆炸是他其中一次挖掘中发生的第二次爆炸事故。一年以前的第一次爆炸夺走了他最重要的两个队员的生命。金奈尔德曾说,失去这两位专家使他的工作推迟了至少6个月。似乎金奈尔德是此次灾难中唯一的’遇难者’,尽管其他的几位工人也受了一点轻伤。

祖母在为自己倒另一杯茶时,她的口中发出啧啧的声音。

“金奈尔德是苏格兰的斯特拉泰伦勋爵唯一的儿子,他现在被正式报道失踪,怀疑已经死亡。警察已经介入调查。哈立德博士在新闻中表达了他的悲痛。他说道:’尽管在一些场合我们的观点相互冲突,对詹姆斯·金奈尔德的过世我深表遗憾。他的理论有时牵强不着边际,但是,他是一位精力旺盛的聪明的考古学家,他致力于揭开我们伟大文明丢失的过去。’哈立德声明说,他与金奈尔德之间的争论不是私人恩怨,但争论是源于哈立德拒绝金奈尔德申请去调查他声称有宝贵线索的几个更边远的地区。斯特拉泰伦勋爵不久将抵达开罗,等等、等等、等等……”

伊莎贝尔把报纸放到了一边,喝完了剩余的茶水。当她放下茶杯时,她脸上的神情严肃。

亚当对她伤心的表情感到惊讶:“你认识他吗,伊莎贝尔姨妈?”

过了好一会儿,伊莎贝尔才回答。“嗯……不……并不真正认识。有关考古的事情,我们的确交流过几次,通过信件或电子邮件。我甚至都不记得我们是怎样接触到对方的。从那以后,我就开始对他的工作感兴趣了。无论如何,这太让人伤心了。”

伊莎贝尔突然停止了交谈,又捡起那份报纸。显然,她不愿意再讨论这个话题。亚当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有关詹姆斯·金奈尔德,他的姨妈了解的比她透露的要多。

“你们两个男孩刚才在凉台上忙什么呢?”祖母心情开朗地问。

贾斯汀开口要回答,但是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亚当插嘴说话。“就是用双筒望远镜看看尼罗河。这真是让人惊奇,祖母,用望远镜就能看到尼罗河。”

贾斯汀吃惊地看着自己的表弟。亚当用轻微的摇头作为回答。

“把你们的茶喝完,”伊莎贝尔说道,“然后打开你们的行李,别忘记写旅行日志。”

两个男孩子发出了痛苦的呻吟,然后继续吃剩下的蛋糕和三明治。喝完茶后,男孩子们向他们自己的房间走去。他们的房间通过一道互通的门与成人的房间连在一起。男孩子们的房间小一些,没有凉台。

贾斯汀扬起眉毛看着他的表弟:“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你不告诉祖母和伊莎贝尔姨妈你看到有人在监视我们?”

“你是知道伊莎贝尔姨妈是怎样看待冒险和那些东西的。”亚当在贾斯汀的鼻子底下晃动着一根手指头,一边模仿姨妈的腔调,“不许有淘气的恶作剧!”

“哦!”贾斯汀哈哈大笑起来,“你是对的。不过,让我们再看一看那些圣甲虫吧。”

圣甲虫的秘密|难解之谜 圣甲虫的秘密|难解之谜
《圣甲虫的秘密》插图

亚当重新从自己的帆布背包中翻出那三个雕刻品。男孩子们躺在床上查看这几只甲壳虫。虽然这些圣甲虫手工制作得很好,底面还雕刻着有趣的象形文字,但是男孩子们仍然看不出它们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接下来,就在亚当移动身体让自己更舒服一些的时候,他感到某种坚硬的东西硌到了自己的腿。有什么东西就在他的卡其布裤子的口袋里。

“嘿!”他喊道,一边伸手到裤子口袋里去掏,“这里还有别的东西。”亚当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第四个圣甲虫:“贾斯汀,看看这个。”

他们两个人坐了起来,吃惊地凝视着它。

贾斯汀眨了眨眼睛:“它是怎么跑到你的口袋里的?”

“一定是那个小贩儿逃跑的时候。当他从咱们身边挤过时,他撞了我一下。他一定是那个时候把它塞进了我的口袋里。”

贾斯汀伸手来拿这只圣甲虫:“嗨,让我看看它。”

这只圣甲虫比其它的圣甲虫个头要大,而且与众不同:这只圣甲虫静卧在一个凸起的平台上,平台的周围是个椭圆形的边框,或者说是椭圆形的环。底面的象形文字雕刻的方式也不一样。这些笔画从底面凸起,而其它的圣甲虫上那些象形文字是向内凹陷雕刻的。这只圣甲虫的颜色也不一样,它是用一种黑色的材料制成的,围绕着椭圆框的边缘有一道细细的金线。

贾斯汀抚弄着这道金线:“这个圣甲虫看起来好像里面有金属。它不是石头的,但是我也不认为它是真正的黄金。”

“这个圣甲虫身上有很重要的事情。”亚当虔诚地凝视着这只圣甲虫,“一定有。不然为什么那个小贩会偷偷摸摸地把它放进我的口袋里呢?”

“为什么他先给你其它三个?对我来说,这是个谜。”贾斯汀满脸厌烦,一面在他的裤子上擦手,“啊,我手上有黑色的东西。它很脏。来吧。在我们陷入麻烦之前,让我们先记录咱们的日志吧。”

这对儿表兄弟安静下来,图文并茂地记录着他们今天看到的那些有趣儿的事情。亚当把那只黑色的圣甲虫底面的象形文字抄写到自己的日志中。在日志的旁边,他及其详细地画出了全部四只圣甲虫。他还极尽可能地拼写出小贩把圣甲虫塞进自己手中时说的那个词汇:

Shemsu-Hor。它是什么意思?谁又是火和光的儿子呢?亚当感到非常兴奋,好像自己就站在一个伟大发现的边缘。

如果他知道它是什么意思就好了。

以上内容节选自《圣甲虫的秘密》,这本结合探险与埃及历史文化的青少年读物即将由译言品牌出版完整中文版本,敬请期待!

来自: 译言 微信公众号

来源:圣甲虫,本文观点不代表自营销立场,网址:https://www.zyxiao.com/p/125845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侵权联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