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多了对无私牺牲的歌颂,总觉得少了点啥?

从小到大,我看过许多歌颂普通人牺牲的故事:

远到英雄烈士,近到奋战疾病、捐款剃头。

说到剃头,我记得小时候看电影《地雷战》。有个姑娘为了支持“头发丝雷”,将自己的大辫子剪了献出来,很是感人:但到底也没剃个光头。

毕竟在任何一种文化里,剃光头都不是什么好事——短发是一回事,剃光是另一回事。


《权力的游戏》里,为了羞辱瑟曦,大麻雀给她剃了个干净。

战后法国人清算跟德国人交好的姑娘,曾把她们剃了光头,此事至今名声都很糟。

中国古代,最讲究三贞九烈的人们,会希望死了丈夫的妻子剃头去当尼姑。

所以我不是很明白:

有什么事,是剃个短发理个板寸不能解决的?非要女孩集体剃光头?

据说那是自愿的牺牲,好,这个先不提了。

话说,近来的许多故事,都在歌颂牺牲:绝大多数题材,还是普通人的牺牲。大概想说:英雄就出在普通人中间吧。

不知道是我的觉悟不够高还是怎么,看多了类似故事后,先自然是感动;随后,慢慢产生一种缺失感,这种缺失感会慢慢凝结成一种不适感,如鲠在喉。

细想来,是一种来自同理心的委屈:

我为无私付出的牺牲者们,感到了点委屈。

话说,牺牲是什么意思?

传统上,牺牲是为了祭祀,宰杀牛羊猪鸡鱼等等。中国古代太牢少牢、古希腊祭神弄的旋转烤肉,都是牺牲。

当然不是白祭祀的:献上牺牲,是为了求个风调雨顺、顺心如意,诸如此类。

现代,牺牲这个动词,是崇高无私的人们,为了利他、正义或公益,舍弃自己的许多宝贵事物。

牺牲不是白白付出的,应该是为了达成某种目的才是。如此我们才会觉得,牺牲有价值。

面对天灾,有人付出牺牲来应对,我们会很感动:天灾无情人有情,人定胜天。

若遇人祸,有人付出牺牲来应对,至少我自己,除了感动,还会觉得憋屈:凭什么专要好人牺牲?搞出人祸的坏人去哪儿了?

骨鲠在喉的不适感,为英雄们感到委屈,就是这样。

以前有部老电影,《三毛从军记》,虽是黑色幽默喜剧,但有个情节很动人:基层兵抽签上敢死队,长官临别斟酒,“抽到签的弟兄们,先行一步!

魏宗万老爷子扮的老兵,饮酒砸碗,拱手四向:“先走一步!

长官流泪了,也砸碗:“人生自古谁无死,何必马革裹尸还!

镜头一转,上头却在大吃大喝,在搞“再议”:

“再议,就是再议论议论,再研究研究,再商量商量,再权衡权衡,再比较比较,再考虑考虑,再观察观察。再看看再想想再等等,等等等等……”

这种时候,就会让人从看到三毛们牺牲的感动,对比出愤懑之感:

普通人的牺牲,真的得回应有的价值了吗?

这方面,就得说我们的一些传统作品中,体现出的朴素思想了。

《杨家将》,众所周知,一门忠烈,金沙滩一战老杨家七郎八虎折了一半,老令公碰死李陵碑前。最后杨家将各种蒙冤,但还是尽忠报国了。

但这个故事里,至少有两个情节,证明牺牲没有白费:

逼死杨令公的潘仁美和算计杨六郎的王强,最后都被干掉了。

《薛家将》,讲薛仁贵的。薛仁贵曾经被皇叔李道宗坑得很苦,到唐朝需要他时,气得不肯出战了。程咬金于是替他出气,烧死了李道宗,薛仁贵于是为国出征。

传统剧目还有《斩黄袍》:赵匡胤醉后错杀了郑恩,为了让郑太太陶三春出气,让她斩黄袍泄愤。

我觉得,这些情节,代表老百姓们最质朴的想法:

精忠为国是大义,自当义不容辞。

但一味地、单纯地歌颂崇高的牺牲,似乎少了点什么。

而且,如果做错了事的潘仁美、李道宗甚至赵匡胤自己,始终不做点什么表示,只一味歌颂杨家将们的牺牲,就显得空泛。

所以,我的私心里,看到宣传无私牺牲的故事,总觉得除了宣传歌颂他们无休止的牺牲之外,也该有些振奋人心的后续。

比如,付出牺牲的人们,能在之后得到一些适当的回报吗?——无私的他们不图私利,但不代表他们就活该白白付出。

比如,最直接的:那些捐出毕生积蓄的老人,能得到保证晚年生活水平的关爱吗?

而让大家都没法出门、让许多人为此牺牲的根由,能得到处理吗?

善者当得善报,恶者当有恶报。

而不该是宣扬善者无休止地付出、付出、付出,就这么完事了。

写完上文这段后,我跟一位朋友聊天,说起我的疑惑。朋友说,我还是太幼稚。

他提了一个角度:

我会为普通的牺牲者觉得委屈,是因为我把他们当做自己人,当成和我一样的普通人;看到他们做出牺牲,会感到心疼。

可是,也许,那些故事不是写给我看的:它们针对的读者,是一些越看见普通人无私付出,越满心欢喜的人。

我不太相信他的说法,但姑妄记之,因为这也算个解释:

也许某些对无私牺牲的歌颂,本来就是给另一些人看的,从一开始,就没在乎过我和那些希望善有善报的普通人们的想法?


但真的,也许是我觉悟不够高,然而,没有任何牺牲,是理所当然的呀。

看多了对无私牺牲的歌颂,总觉得少了点啥?

来源:张佳玮写字的地方,本文观点不代表自营销立场,网址:https://www.zyxiao.com/p/125815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侵权联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