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开口告诉爹妈,自己不想回家过年呢?

约稿。

段誉抬头看看头顶,明月已出,松鹤楼上,已无酒客在座,连小二都在角落打盹。便回过头来,望望对座的慕容复,道:……慕容公子,你请我来,到底为了何事?这可喝了十几杯了,我的酒量,只怕……”

慕容复又饮了一杯酒,笑道:你既已娶了语嫣,可以唤我做表哥了。又何必生分?实不相瞒,今日我请的,不止你一个,还有你二位义兄。他二人还未到,便不好说。

段誉看他神色宽和,便放心大半,道:表哥有事,可先与小弟说了;小弟能耐不及二位义兄,脑筋自不免也转得慢些……”

慕容复道:好,只是一件:眼下岁末,我无处可去,可以跟你与语嫣,回大理拜年么?

段誉吃了一吓,道:你,你……”

慕容复道:你莫误会,我并无歹意。只是我姑苏慕容,家大业大。我常自浪迹在外,便是免得回去见亲戚。我那族里,尽是些遗老遗少。见我回去,便要问我:复儿,可曾兴复了大燕么?大业可成就了么?今年又创下了多少事业?江湖上排名多少位?若我老实不客气地说,兴复大业着实并无寸进,他们便免不得怨怅,又要跟我说什么列祖列宗,什么龙城旧事、参合之恨……我属下包不同、风波恶他们四位的庄上,我又不免要去走动,少不得又要被庄中父老盘问:公子今年可有所成?回头便要责怪包不同他们,说他们辅佐不力。其实口口声声,都是说给我听的。唉,这叫人怎么回得了家?

段誉叹道:那也苦得很了。

慕容复道:正是啊。我既担了姑苏慕容之名,大业不成,便回不得家乡,见不得父老。表妹夫,我便老实不客气地跟你说,我看你这人恬淡谦退,料来你过年时,家中情境自是好的。我随你去了大理,回头也好说是去探望表妹表妹夫一家,就近过年了,免得回家听他们聒噪。

 

段誉道:本来表哥有心,我不敢推辞;表哥的遭遇,我也感同身受。只是,只是……表哥你须不知,我与语嫣,过年也回不得家去。

慕容复道:那又怎么?段誉道:表哥想,我若回去语嫣家,那是曼陀山庄王家了。我那岳母大人,从来看我不起,又恨我爹爹。我那番如坐针毡的滋味,也不用提了。

慕容复道:我舅妈果然不是好相与的,那你回大理去,却又如何?

段誉道:表哥,你也知道我父亲秉性。我在大理,还有那几位妹妹。回去时,见是不见?几位阿姨催起婚来,我娶是不娶?

慕容复笑道:那都是你父亲的过失了,倘若段王爷没招惹那几位女子,你便好过得多了……”段誉道:这尚是小事。表哥也知,我大理虽是小邦,也算南面为君,免不得诸般典仪。我父亲贪图快活,只顾陪我那几个阿姨,将这些事一股脑儿推到我身上。繁文缛节,错不得半点。今朝掌礼,明日拜君,还有天龙寺我那些祖宗们,我也不能失了礼数,不免再去拜见一番。思来想去,恁多规矩,我却哪里敢回去?

 

说到这里,只听得楼梯口一人道:不错!段誉与慕容复回头看时,却是萧峰到了。但见他走近桌来,先斟一碗酒干了,须臾连干三碗,方道:端的不能回去!

段誉道:大哥,你又怎的不能回去?

萧峰苦笑道:三弟你想。过年时节,我随阿朱回大理她娘家去,那便要见你段家数不尽的亲戚,更要向你爹爹那几位阿姨见礼,休说是我,连阿朱也望而却步。我若回丐帮总舵,免不了中原鼎沸。不免有人说我既已脱出丐帮,何必要回去,觊觎帮主之位?我若不回丐帮,自寻个热闹处过年,便免不得被人议论,说丐帮不容我回去过年。我在南方过年,阿骨打兄弟不免怨怼;我在北方过年,丐帮兄弟便要疑我;真是不堪其扰。你们看我曾有北乔峰的薄名,其实多一点名声、多结识些人,便多遭人指点。我却有心,去少林寺与我父过年,却怕扰了他清修,又不免说出家人苦寒清减,不见外人。唉,那便如何是好?

 

三人面面相觑一番,慕容复道:如今想来,也只有虚竹兄弟轻省些了?我们便各自告了假,只说随虚竹兄弟回家过年去?却见月光之下,虚竹垂头丧气,上得楼来,大叫:慕容公子,你休要害我!我哪里有地方过年!

段誉问:二哥,你又怎的?

虚竹道:我岳父那里西夏皇宫,规矩森严,自然是去不得的;灵鹫宫中,若过起年来,诸位姑娘大婶、三十六洞、七十二岛,又不免围着我问长问短。我若去寻我母亲,我母亲便要道:孩儿,你与银川,何时为我生个孙子?为娘从前害了些孩子,那是找不到你之故;如今既然找到孩儿你,自当将你与你的孩儿,当成至宝一般;快快生下了孩儿,也免得为娘寂寞!她这一番催促,我和梦姑却怎的好?

 

当时江湖上武功最高的四人,一时面面相觑,无可如何。

萧峰哈哈一笑,一拍桌子,道:当真是笑话奇谈了。我们四人都能万军辟易,纵横天下,却过不得一个消停年,回不得家!

虚竹道:说来说去,都是被贪嗔痴所累,若我还是个小和尚,无家无业,反而轻省得多了。

段誉道:正是,正是。各有各的缘法。果然是由爱生忧,由爱生怖。

慕容复想了片刻,笑道:非也非也。段誉道:表哥,你怎的又学起了包不同包三哥的口吻?

慕容复道:其实表妹夫你尽可去告诉段王爷,自己厌恨繁文缛节,又被他的风流债扰得心不自安;虚竹兄弟也不妨便跟叶二娘道,自己便是不想生孩子;萧大侠也不妨径自去少林寺看望萧老前辈,我也正好一起去,看望我的父亲。只要开诚布公,话有什么说不得处?

那三人听了,各自一怔。段誉道:那,那岂不是要伤了我父亲伯父的心么?

慕容复道:照啊,这便是我们所拘泥的了。当年萧大侠在聚贤庄,天下英雄不能阻,为何如今便心软了?无非是我等都不敢伤了亲人之心。其实既是血亲挚友,又怎会真为这点事烦心?便直说了,又有何妨?

 

的确,在外辛劳了一年,谁又不想回到家乡,跟自己的父母亲人团聚呢?但在春节到来之际,却有这么多年轻人抱怨着不想回家的种种缘由——但细细听来,这其中隐藏着的,不正是他们想回家的另一种表达吗?

就在近日,美的联合网易新闻发起了一场春节摊牌运动,让年轻人向父母正式摊牌:我过年不想回家。

不想回家,也许是因为回一趟家的花费太多,路费、给父母晚辈的红包、礼品,一年的收入去了3个月;也许是因为花了钱,还要如坐针毡地面对亲戚的拷问,从收入到婚姻到生育,无所遁形;


怎么开口告诉爹妈,自己不想回家过年呢?

怎么开口告诉爹妈,自己不想回家过年呢?

不想回家,也许是因为在外听从了太多,学习听老师,工作听老板,只想把恋爱掌握在自己手里;也许是因为在自身还不够成熟的年纪,就被催着孕育新生命而感受到巨大压力;

怎么开口告诉爹妈,自己不想回家过年呢?

怎么开口告诉爹妈,自己不想回家过年呢?

我们都知道,不想回家只是表象,真正的内核在于,我们应该和父母说真话,认真倾听彼此的心声,互相包容和理解。为什么不能像慕容复说的这样,跟父母摊牌呢?让父母知道孩子的苦和累,知道孩子想家又怕回家的心情,毕竟,我们所想要的,只不过是一个幸福团圆的春节呀。

如果你不知道如何跟父母摊牌,不用担心,19日,美的给你解决办法。看了视频,也许你就会觉得,跟父母摊牌也不是件多难的事儿啦。

 

来源:张佳玮写字的地方,本文观点不代表自营销立场,网址:https://www.zyxiao.com/p/125624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侵权联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