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三年前,日寇为何能如此残忍?

八十三年前,发生了何等的惨事,我们都知道了。

话说,什么样的人,做得出这样的事呢?

现代战争,还会出现如此罔顾文明的事吗?


究其原因,许多人会简单归结一句:

“这是日本的国民性”!

然而从唯物主义角度出发,任何群体人格的产生,都来自客观环境

八十多年前,日寇自上而下的整体作风,就是投机邀功耍流氓、等级森严互相榨。


他们是很爱自己撕自己的——陆海军之间,都因为长州萨摩的旧纠葛互相撕。

1936年226事变后,统制派对皇道派大杀特杀——对自己人,他们都下得了狠手。为了扩大化自己的利益,关东军一直在找机会搞大战争。

为了撕别人,为了不被撕,所以要疯狂扩张自己。


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对是否扩大战争,其实有过争议。

东条英机当时是关东军参谋长,就建议扩大战争,大搞闪电战——投机分子就这么流氓,结果四年后,他还真当了首相。

当时日寇打得急,是试图迅速搞定中国。

然而未能如愿。

淞沪之战拖了很久,之后又夺南京,然而中国并没降。1937年12月搞出《处理中国事变的根本方针》,决定扶持新权——这也就是后来汪精卫周佛海那批人搞事情的起源。

即,1937年12月的日寇,在这么个处境:

关东军搞投机,想三个月打下中国,所以打起来急躁残忍。

打不下来,要被迫改变策略了,于是凶相毕露,将压抑已久的残忍爆发出来了。

本来嘛:

一个崇奉力量至上、相信自己可以靠功劳倒逼后方的军队,当然是无所不用其极的无耻,根本谈不到现代文明。

至于日本军人的个体,何以如此残忍变态?

那会儿,虽然明治维新半个多世纪了,但日本还是保留着许多封建残余。

按西欧学者的概念,日本与俄国其实都算东方国家,1904年日俄对战,有英国战史专家认为,属于“两个现代化了的东方国家对决”。

当时一般学者认为日本军人的长处,乃是忠君讲秩序。

而这种秩序,却是极端惨烈的等级制决定的。

日本人曾经的企业文化,那也是众所周知:

年功序列、加班成瘾、等级森严。

这还是平成年间,已经温和化了的企业里,犹且如此。

昭和年间的军队,那只有更甚。

当时日本军队里,讲究军人精神:还是武士道那些鬼东西的变体。

还有如图这么个玩意:

军人精神注入棒——你有没有军人精神?打到你有!

八十三年前,日寇为何能如此残忍?

任何对上无限服从的,对下必无限残忍。

极端压抑克己之后,必有极端变态之发泄渠道。

唯其残忍,才有这种极度压抑之后的变态。

更何况,如上所述,关东军本来也是一群投机揽功的混账,因为投机,所以根本无视文明与规则,甚至对自己人也如此:

1937年秋冬,本来就是为了军功投机耍流氓,所以日寇当时打得急,没有足够可靠的后勤。

饿了渴了没吃的没喝的?加上战略目标并没成功?

撒泼吧!

曾根一夫《南京大屠杀亲历记》说:

“日军作战的指导者……下达:‘在当地征收粮食,以谋自活’的征收命令……自从命令下达后,罪恶感就消失了,军人们变成到处偷袭抢夺谷物、家畜来充饥的匪徒。……这个就地征收命令,使下级官兵发狂……”

想象一个普通日本士兵,每天被长官层层压榨,耳濡目染,鼓励弱肉强食,鼓励对上服从对下欺凌,精神已经极度扭曲变态。

面对手无寸铁没有还手之力的平民,杀之有功无罪,于是就疯狂了。

他们自己其实知道这么做够无耻的:

当时《中央公论》特派记者石川达三,曾在南京跟随第16师团进行实地采访,写成《活着的士兵》。

杂志社删节1/4内容后送审,被查禁。石川还被处以监禁缓刑。

他们也知道无耻,所以咯:

否认,不存在!

所以了:

日寇这份对外投机撒泼、冒险以求功名的流氓劲,内部这种残忍的,不把人当人的等级制观念,就决定了他们自上而下的做派:

奉强有功,欺弱无罪。

等级碾压,于是变态。

一旦有机会屠戮弱者,便会发狂,向更弱者挥刀。

归根结底,道理也是一目了然:


任何对上无限服从的,对下必无限残忍。

任何崇奉力量至上的,自然无所不用其极的无耻。

所有的深重戾气,都来自残忍到令人绝望的等级,以及对欺凌弱者的鼓励。


八十三年前,日寇为何能如此残忍?

来源:张佳玮写字的地方,本文观点不代表自营销立场,网址:https://www.zyxiao.com/p/125417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侵权联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