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队成就是努力之和,并非一人可独立完成

    阿里有句话叫作“一面旗、一块铁、一个家”:一面旗就是指共同的方向和目标,一块铁就是铁的纪律和执行力,一个家就是家一样的情谊。只有玩在一起,才能战斗在一起。一个具有强大战斗力的团队,他们的心一定是在一起的。

       做管理很重要的是让团队成员成长起来,让他们都能站在最耀眼的舞台上。

       在团队中没有人能脱离其他成员的帮助去实现自己的目标。进了球,功劳该给传球的人,踢球的人,还是教练?这本来就是个伪命题,因为足球是一个部分之和产生积极效果的比赛。团队的成就是每个人的努力之和,不是任何一个人可以独立完成的。所以,感谢应该给予每一个人。

      詹姆斯·C.亨特尔在《仆人》一书中讲过美国圣母大学一位著名足球教练的故事:“霍尔茨(Holtz)擅长调动团队的积极性,在业界久负盛名,我说的团队不止有队员,还包括其他很多人:技术员、秘书、助理,甚至是送水的男孩儿们都看起来斗志昂扬。有一次有记者问他:‘你是怎么让所有人都一直保持这种昂扬的状态的?’他回答:‘很简单,我把那些不积极的人都开除了。’”

      梁启超编选过曾国藩年少时作的一篇文章,叫《原才》。曾国藩在这篇文章中说了四层意思。第一层意思,一个地方的风俗、文化的厚薄,其实“自乎一二人之心之所向而已”,说白了,可能就是有那么一小撮、几个人,大家跟着他们。这几个人如果“心向义”,向着仁义方向去走,那众人“与之赴义”,众人就跟着他走;如果这几个人变坏了,向着利益去走,那很有可能众人就跟着他去奔向利益。更有意思的是,一旦大家跟着几个精英走了一段,会发现,“众人所趋,势之所归”,它就会形成一种势头,“虽有大力,莫之敢逆”,之后再想掰过去很难。所以曾国藩做了一个比喻,说,“挠万物者,莫疾乎风”,说真让树动山摇,草趴在地上,花倒在地上,是什么?是风。“风俗之于人心,始乎微,而终乎不可御者也”,一旦风形成了,它是很有力量、不可阻挡的。在此,曾国藩强调,儒家精英有引导作用。

       第二层意思,如果这个世界、这个时代最好的头脑,最有慈悲、最有智慧、最有美感的头脑,因为大势不好,不能在最合适的位置上去引导大家,这样世界就会出现什么事呢?就会出现还会有不同的人冒出来,“有以仁义倡者,其徒党亦死仁义而不顾”,有倡导仁义的,他的徒弟、他的党羽、他的团队就会跟着他往仁义去走,哪怕死也不怕;有倡导功利的,“其徒党亦死功利而不返”,这是说如果有倡导,说要争功、争名、争利,去挣钱,去挣没数的钱,持续地挣没数的钱,那他的党徒、他的团队也会往死了去争名逐利。曾国藩在这里强调,如果不能有最强的人占据最合适的位置,风气会变乱。

       第三层意思,儒家精英有引导的作用和能力,那么如果在乱世出现风气变乱,儒家精英作为个体应该做什么?多数所谓的儒家精英常做的事情是,站在高地上,站在高明之处,明哲保身,自己啥也不干。但曾国藩不认同这些人的做法和看法。曾国藩认为,哪怕你是一个小小的官,哪怕你只能影响十个人,你都要去影响,哪怕没一个人听你的,你也要写书,也要发声,也要表达自己的思想。曾国藩认为,在乱世,真正的精英,还是要站出来发挥自己的微火、微芒、微小之力,这些微小之力会形成新的、更良好的风气。

       第四层意思,曾国藩说了一个愿景:希望国家听到我这种说法,能够非常谨慎地选最优秀的人,将他们放到最合适的重要的位置上。也希望,真正认为自己是精英的人,能够认同我的这一说法,做自己能做的事。

      曾国藩和梁启超都是儒家精英教育的结果,在他们各自的时代,各自承担了精英的责任,曾国藩挽救旧时代,梁启超开启新时代。从这点上,我们不得不信服一些精英的作用。

       没有人持续拥有“每把都能抓到好牌”的幸运,但真正的高手总能把好牌打赢,让烂牌不输或少输。企业经营也一样,靠机会的增长不可持续,靠能力的增长才是根本,能力要在过程中逐渐培养,领导者只有意识到把能力建设工作渗透到每一项具体的工作任务中去,始终兼顾工作绩效和员工成长,团队才能够心肾相交,健康发展。

      里奇·卡尔加德在其著作《大器晚成》一书中指出,无论你申请的岗位是在工厂车间还是办公室,雇主看重的多为诚实正直、富有爱心、工作经验、职业道德、做事靠谱、团队合作能力及坚忍不拔等素质。人们重视的大多是情商,而不仅仅是智商。

      每个人的“真心”“理想”“兴趣”不同,每个人的机遇不同,参加的团队不同,学习的机会不同,擅长的“态度”或“行为”也因此也就大相径庭。

来源:行其野之不系舟,本文观点不代表自营销立场,网址:https://www.zyxiao.com/p/124925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侵权联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