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币鉴赏–咸丰重宝当十

古钱币的收藏价值是存世量、文化价值、铸造工艺来决定的。比较稀少的莫过于是咸丰重宝当十样币被誉为迷之钱币,相当难觅,因为该款钱币至今已有数百年了,被遗传下来的并不多,而且精品的,更是凤毛麟角的存在,仅仅只有数枚藏在钱币博物馆当中。咸丰重宝当十与各种大面值钱币的风格一般比较相象,又具备一些小平钱的特点,所以是绝对不能缺少的;同时它们 又可以单独作为当十系列的收藏,比起那些体积太小或者文字古怪的古钱币,不需要费多大精神就可以辨认清楚,而且由于传世多于出土,光亮亮的色彩更有说不出 的漂亮,无论纵排还是横列都绝对不亚于任何一款其它钱币。古钱珍品咸丰重宝当十具有极高的收藏价值。

清咸丰年间(公元1850-1861年),通货膨胀严重,各钱局大肆铸钱。咸丰钱由重宝当十至当五十,及至元宝当百、当五百、当千。由于三宝文齐备,等值序列多,中央和地方铸局亦多,因而其咸丰钱的版式形制繁复,加之其距今时间仅一百五十余年,故其遗存总量也多。

正是基于这一特殊情况,咸丰钱及其大钱在各类泉谱中占有比重是除两宋铸币之外最大者,以至于咸丰钱还有专门泉谱乃至专局泉谱,由此可见一斑。尽管如此,却又因为其铸局多铸量大,流用与非流用,样钱与试铸等品类同样繁复。可以这样说,无论多大的家,亦无论多久的藏泉时间,至今仍无人敢言已经见过咸丰年间各钱局官炉所铸的全部泉品。

而在版式形制繁复的咸丰钱中其中有一式钱较为特别,那就是宝泉局所铸咸丰重宝当十戴书铁钱,该钱钱文由清代著名书画家戴熙书写(泉界的普遍看法,也存争议),书相俊朗端美,独具个性特征。其铁钱遗存今已不多,最为珍罕者乃为其铁母钱,收藏价值颇高。

而在历史上各朝铸行铁钱,往往会有以铁母为范,用铜材铸非流用样钱,此即是我们称之为的铁范铜钱,简称“铁范铜”。那么宝泉局戴书咸丰重宝当十钱流用品为铁钱,其会不会也有铁范铜钱呢?回答是不能否定其可能性,而要肯定,在诸谱不载的情况下,那就得看有无实物存世了。检点愚帐中所藏,早年曾猎获一品戴书咸丰重宝当十铜钱,其钱铸制亦是规整有加,然若以铁母论,自感还有差距,故可断其铁范铜钱。藉此,时至今日,特将其帐中择出,拍照亮相,发于博客公展赏析,孰是孰非,实物实证即可知晓矣。

首识书相。一眼可识,本品面文“咸丰重宝”四字,书法风格独特,“咸”更为尤显,正是那“戴书”版无疑。其文字书写庄重,笔划有力且横直竖立,布局协调。其背穿左右满文宝泉,其中“泉”字满文书写亦见个性,特征与铁母和铁钱一致。而背穿上下汉文“当十”二字,与面文书意一致,颇见力道,端庄俊朗。毫无疑问,就其书相而言,本品出满文“宝”字上下圈之间笔划稍粗,有所粘连外,其余皆与铁母高度相似,若以铁范铜断之,则其出于铁母,难以否定,故其乃官炉出品,书相无异无邪,其门可开矣。

次观铸相。不难看出,本品铸制规整,其直径约为37.8毫米,重约22.86克,铸体较为厚实,足重足径,类折五型大小。其铸相显示,方正圆矩,平整地章,穿轮干干净净,穿口斜拔,咸丰大钱独特铸相。续观字廓,深竣挺拔,鼓凸自然有度,笔划之间干净无粘。这里,可以看出,其铸相文字较之铁母稍欠挺拔规整,背满文“宝”有粘连,背“当”字宝盖头横笔划有间断,若做铁母论,貌相特征尚有欠缺,而做铁范铜论,则其上述特征正是符合,这便是愚不讲本品以铁母论断之主要原因,换言之,其铸相更符合铁范铜特征矣。尽管其乃铁范铜钱,然其规整铸相显示,其乃宝泉官炉所出无疑,其门可开。

再察锈相。展目本品,一派传世熟相鲜明,地章之上锈垢包浆熟老,分布自然,略见褐红之斑,富有层次,锈浆质坚实不糟。识其材质,黄铜质地,铜质优良,虽无锈缚裹,然铜色更呈老熟之感。毫无疑问,其锈铜质色,一派自然天成之相昭然,锈相之门可开矣。

一番鉴赏,几度审视,本枚“宝泉局咸丰重宝当十戴书”钱,三相一材,无异无邪,过关斩将,开门见山而难以置疑。作为戴书铁范铜钱,其存在虽无明确记载,然而道理可通,实物实在,难以否定,是为真实可靠之品。因为,这是历来古钱真伪鉴定之法,唯实而论,此类事例实在太多,故此便无需赘述,稍有泉识者,自然明白其中道理矣。就目前来看,此戴书版泉局咸丰重宝当十钱,铁钱遗存甚少,铁母更是难得一见,铁范铜亦是如此,皆可谓咸丰钱中的佼佼者之一矣。

来源:天蓝王,本文观点不代表自营销立场,网址:https://www.zyxiao.com/p/124871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侵权联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