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辈不懂表达亲密时,就只好傲娇地凶起来

中国的孩子年长后,许多有个问题:不太懂得跟父母表达亲密感。当然这点问题是相对的:父母也不太懂得跟孩子表达亲密感。

这里面有情感的问题,也有情感表达方式的问题。

《红楼梦》里,贾宝玉跟他爸爸贾政的关系,其实是中国许多父子的写照。老一代许多评论家,会觉得贾政是封建卫道士,与叛逆者贾宝玉水火不相容,所以总是训斥贾宝玉,逼他去读书,理会些仕途经济。

其实说穿了,贾政只是不擅长且不愿意表达亲密

以至于,贾府形成这么个规矩:

政老爷见了宝玉,有事没事,一定要训,这样显得他是严父。

妙在他得当着人训,其他在场清客们,就负责劝说。

宝玉再一卖萌,这事就过去了。

其实细想来,政老爷为人挺好的:行为端方,孝母友弟,偶尔还流露出萌劲。
少年时多半也风流过,现在(指书里)也不错,是贾府中年人里,最不油腻的一位——就是有点傲娇

政老爷的大争议,自然是政老爷打宝玉了。但那回,宝玉实在是该打。
抛掉主角光环,如果您是政老爷,遇到以下事件,您怎么办?
——一个平日关系不大好的权贵,派人到你家里来,说:
我们老大交好的一个男生不见了,听说平时跟你儿子关系挺好?
你叫了儿子出来,儿子还抵赖,被人当场揭穿,只好承认了,确实私下掩护了那位。
——一回头,你还听小儿子说,自己这个刚闯了祸的儿子,把个婢女逼奸未遂,跳井死了。
换我是政老爷,大概也想把贾宝玉打死算了。在外头结交优伶、在家里逼奸婢女,这还只是个人品德问题;可是你他妈得罪了王爷,是要我家灭门啊?!
唐朝徐世绩就这样,家里常备棍棒。子孙如果不肖,直接打死算数,不要给家里惹祸。官宦人家,是要有这觉悟的。

除了打宝玉之外,其他时候,政老爷挺好的。

当然,他一见宝玉就训斥,让他仔细靠腌臜了门。但那是政老爷傲娇的地方。

而且,政老爷确实拿宝玉没办法呀。

“你们成日家跟他上学,他到底念了些什么书!倒念了些流言混话在肚子里,学了些精致的淘气。等我闲一闲,先揭了你的皮,再和那不长进的算账!”

——这话其实真是,也就是骂骂了,又不能真打死。宝玉忒顽固了。

试才题对联那一回,政老爷其实萌得不得了。要结合夹评才好:

比如:

宝玉道:“有用‘泻玉’二字,则莫若‘沁芳’二字,岂不新雅?”贾政拈髯点头不语。
庚辰眉批:六字是严父大露悦容也。

——政老爷拈髯点头,就算是很高兴了。傲娇吧?

贾政笑道:“这一处还罢了。若能月夜坐此窗下读书,不枉虚生一世。”说毕,看着宝玉,唬的宝玉忙垂了头。

——这一处暗戳戳对宝玉连讽刺带吓唬,简直笑死个人。

贾政道:“休如此纵了他。”因命他道:“今日任你狂为乱道,先设议论来,然后方许你作。

——这一处,明显就是,想让儿子说,但又得先给他体统。

贾政点头道:“畜生,畜生,可谓‘管窥蠡测’矣。”因命:“再题一联来。”

——这段简直是公开夸了。翻译:

“小东西,有点长进。再来一个!”

——偏要用这么傲娇的手法说出来,也亏他。

贾政一声喝断:“无知的业障!”
【庚辰眉批:爱之至,喜之至,故作此语。作者至此,宁不笑杀?壬午春。】

——看吧,政老爷每次骂宝玉,其实都是夸来着……

贾政气的喝命:“叉出去!”刚出去,又喝命:“回来!”命再题一联:“若不通,一并打嘴!”

——“刚出去,又喝命”,这气都是气给清客们看的。

因喝道:“怎么你应说话时又不说了?还要等人请教你不成!”

——明明想听宝玉说,又傲娇……

所以了,政老爷都只是对宝玉表面凶凶罢了。

宝玉其实也知道,所以虽然被政老爷骂,还是经常多嘴多舌:政老爷骂人,已经吓不住他了。也就是清客们辛苦,看父子秀恩爱,还要假装劝。

政老爷其实也可怜。猜灯谜时,里外不是人:

贾政亦知贾母之意,撵了自己去后,好让他们姊妹兄弟取乐的。贾政忙陪笑道:“今日原听见老太太这里大设春灯雅谜,故也备了彩礼酒席,特来入会。何疼孙子孙女之心,便不略赐以儿子半点?”

中年人压力最大,上有高堂,下有儿女,偶尔想跟母亲卖个萌,却又不能全然放开。唉。

政老爷的三观,算是子弟里很正的,只举一例。秦可卿死,薛蟠提供极夸张的棺木。于是:

贾政因劝道:“此物恐非常人可享者,殓以上等杉木也就是了。”
此时贾珍恨不能代秦氏之死,这话如何肯听。

——贾珍和薛蟠的纨绔范儿和贾政的端正,可见一斑。

最后,政老爷其实是风流人物。宝玉做长诗时,看政老爷的表现:

贾政听说,也合了主意,遂自提笔向纸上要写,又向宝玉笑道:

“如此,你念我写。不好了,我捶你那肉。谁许你先大言不惭了!”

——这父子情甜蜜得,都有点腻了。

等宝玉开始写诗,政老爷就开始配弹幕:

贾政写了,看道:“这一句不好。已写过‘口舌香’‘娇难举’,何必又如此。这是力量不加,故又用这些堆砌货来搪塞。”

宝玉笑道:“长歌也须得要些词藻点缀点缀,不然便觉萧索。

——政老爷这是懂诗的人,吐槽也很内行。最后贾宝玉写完了,政老爷的反应:

贾政笑道:“虽然说了几句,到底不大恳切。”因说:“去罢。”

——以政老爷的傲娇,肯笑出来,那这话可以翻译成:“写得很长很好啊!”

所以了。
政老爷是个内心诗书风流,外表却须做出严父仪态的,好父亲啊。
三观大体是正的,对母亲也是好的,只是偶尔对着宝玉,宠爱了,又不能丢了严父的夹子,只好一边骂一边傲娇一下子。

许多父母都如此:觉得自己默默为孩子牺牲了许多,觉得孩子并未给予足够的积极反馈。

而许多孩子也是,在成年后到自己拥有孩子前,普遍会低估,或者完全不记得,自己小时候不省心的程度。低估了父母因为自己,生活质量被改变的程度。

相当多数的亲子纠结,都不是什么原则问题。更多是双方都没施展同理心,都固执己见,又不善于表达情感来软化这点障碍。老一辈觉得少一辈轻脱,少一辈觉得老一辈陈腐,于是,闹僵了,说死了,沟通障碍了。

到最后,想表达一点亲密,都出不了口了。走了极端,就是政老爷这样:要表达亲密,都得靠骂的。

所以我觉得,政老爷一定是回避依恋型人格。

长辈不懂表达亲密时,就只好傲娇地凶起来

来源:张佳玮写字的地方,本文观点不代表自营销立场,网址:https://www.zyxiao.com/p/123315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侵权联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