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上对于同一个问题,最优解可能都是唯一的

昨天看书,看到了一个词,觉着很有意思,叫做“趋同进化”。

什么是“趋同进化”呢,就是说两种不同的物种,独立的进化除了相同的功能,而实现这个功能的器官的结构出奇的相似。这样的现象就是“趋同进化”。

“趋同进化”的现象在生物学中被很多的证据验证过了。比如说,蝙蝠和鸟类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生物,他们的祖先在很早很早之前就分道扬镳了。但最终他们都进化出了可以飞行的能力,都拥有了翅膀,但这完全独立进化出来的飞行器管,在结构上却非常的相似。

这个世界上对于同一个问题,最优解可能都是唯一的

另外一个很有名的例子是人类和章鱼的眼睛。人类和章鱼的祖先在分道扬镳之前都是没有眼睛的,为了可以看到东西,感受到外在物体光的反射,两个物种都独立的进化出了眼睛,而这眼睛的构造也是极其的相似。如果不是一个专门研究生物眼睛结构的专家,两个物种眼睛的泡面图放在一起根本都区分不出来彼此。

“趋同进化”其实说明了一个问题,这个看起来无限广阔自由的世界中,业务某个答案的解就是那么几个。任何生物想要解决相同的问题,经过无数次的试错的自然选择之后,能够解出问题的都给出了相同的答案。

这也就是为什么相似的眼睛结构,除了人类和章鱼具有,各种各样的物种都会独立的进化出相似的眼睛结构。这样的一种视觉问题的解,在不同种类生物的进化中被验证了50多次。在这个问题上,生物好像都并没有找到其他的解。

在看到“趋同进化”含义的时候,让我想到了列夫·托尔斯泰在《安娜·卡列琳娜》开篇那句著名的话,“幸福的家庭总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却各有各的不幸”。

人类的社会组织形式可能也是这个样子,在不同的民族,不同的国家,不同的社会中,那些运转良好的关系总是有着相似的特征,而一旦偏离的某些重要的要素,那最终导致的就会是灾难的结局。

很多理想主义者总希望构建一个绝对平等,对所有人都亲近友好的世界。为了这样的理想,很多人也都尝试过建立这样的社群。但最终这样的社群要么土崩瓦解,要么仅仅可以存在于一个非常非常小的群落之中。最早我们叫这样的社会为“乌托邦”,但因为这种社会实验总是失败,于是后来写这样社会实验的书叫做“反乌托邦”。

这样乌托邦无法实现,可能也是因为他偏离了那个可以形成大规模稳定社会所需要的共通元素,比如人需要有亲疏远近,比如人和人就是无法绝对意义上的平等。而形成大规模的稳定社会,这些元素可能是一个唯一解。

而如果在用“趋同进化”看待科技的进步,我们可能也会发现很多产品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好像创新就结束了,就比如说手机。如果现在拿出你的手机,会发现好像和5年前的也没有太多的差别。前后都有摄像头,有一个大屏幕,方形的。

是手机厂商不创新了么?这几年想要改变手机形态的厂商有的,但最终这些手机都失败了,他们没有再去改变手机的主流形态。所以说也可能不是厂商不努力,而是手机现在的形态,已经是这个问题那个最合适的解了。

看了“趋同进化”就会觉着,而可能世界上也许会有无限的可能,但对于某些问题,解的数量却是非常的有限的。那些为了创新强行改变的努力,最终可能都会迎来失败。在借鉴正确这件事情上,可能也不需要有太多抄袭的负罪感,因为很多时候正确往往都只有一个样子。

来源:ThinkingLog,本文观点不代表自营销立场,网址:https://www.zyxiao.com/p/122268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侵权联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