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岗女工别流泪 春天里的深情呼唤

春天里的深情呼唤

首先说明一下,我所说的工人,有两种指向,一是指退休工人,二是指下岗工人。

每年两会期间,一些话题都会重提,比如“三农”问题、个税起点问题、教师工资问题(要求与公务员同步)、稿费偏低和稿费起征点偏低问题、废止《卖淫嫖娼人员收容教育办法》问题。之所以老调重弹,一是因为这些问题没有解决或者没有解决好,二是因为有人愿意为这些问题发声或者“朝中有人(两会代表)”。可是,严重的工人问题却无人关心无人问,这些年从未听说有关工人问题的提案,工人阶级曾经为我国的经济建设作出不可磨灭的贡献,而作为曾经的领导阶级,他们已经彻底淡出舞台,被历史遗忘!他们的切身利益已经被罔顾,他们似乎已经从人民队伍中踢出。

同是共和国公民,同样上班,工人吃大苦流大汗耐大脏,退休之后,退休金却只有公务员的一半甚至更少。不能说公务员当中,没有吃大苦流大汗耐大脏的,但相当长时间大多人是穿得清清爽爽“八点上班九点到,一杯茶一支烟一张报纸看半天”。脏累苦且不说,关键是创造了产值利润的工人,退休金凭什么比不创造产值利润的公务员少一半?天理何在?更加没有天理的是,当企业被无能败家的官员和厂长折腾得元气大伤时,就借改革之名甩包袱卸责任,让无辜无助无解的工人一夜之间下岗。而这么多年一轮又一轮的机构改革,公务员队伍却越改越庞大,鲜有公务员下岗,即便离职创业,一定时期内也是带薪的,保留社保医保,哪像下岗工人,一脚踢出再不管死活。敢情公务员是“娘家人”,工人是小娘养的?

想起当年这些顺口溜,作为一个下岗工人,我就觉得屈辱和愤怒。下岗了非常没有人同情,还要在人格上污辱你:“下岗女工不流泪,夜晚陪着部长睡,工作起来又不累,工资翻了好几倍,谁说妇女没地位,啊呸!那是万恶的旧社会。”“下岗女工别流泪,前面就是夜总会;不靠政府靠社会。有吃有喝有小费;别说我们没地位,市长书记一起睡。”“下岗男工不回头,手拿两个大斧头;碰见大款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

当年那场运动式的的国企改制,让多少下岗工人一夜之间失去饭碗和依靠,从此万劫不复。像我这种六七十年代出生的下岗工人,不少人将无休可退老无所养。一没文凭二没什么技能的他们,下岗后能混碗饭吃就不错了,哪有能力自缴社保医保?早年到私企打工,老板是不给你缴社保医保的。去年我所在的城市,社保和医保缴纳额度已经飙升至6240元和3300元,合计9540元,养老医保成本之高,令人咋舌。我身边许多工友,根本缴纳不起,他们每年收入只有两三万块钱甚至更低,意味着要拿一半甚至三分之二的收入来缴纳社保和医保,怎么“舍得”?只能听天由命。有的咬紧牙关缴满十五年就不缴了,这意味着退休之后只能拿极低的退休金,只能半饥半饱。说起来都是血泪,他们不仅养活不了父母,也养活不了儿女,甚至养活不了自己,和儿女一起啃老。我原来的工厂,就有不少这样的家庭。有一早年退休的女工,丈夫已经去世,她不仅要养几个外孙和外甥(儿女到外地打工,孩子都扔给了她,且不给生活费),还要养没有退休金的下岗弟弟(隔三差五来啃她)。

我的一位朋友,90年代初期下岗后,在外面打了二十年工,竟然没有能力给自己缴纳医保社保,五十多岁的人,老了没人要没工打了,只好回家啃老,不仅啃老,还要父母替他缴纳社保和医保。这里面的悲怆,不亚于“白发人送黑发人”!

我的一位亲戚是林业系统家属工,辛辛苦苦干了一辈子,居然连个身份都没有,老了无休可退,一分养老金没有,反映了这么多年也无人理睬。我厂里也有不少家属工,他们也没有一分退休金,儿女出息孝顺的还好,衣食无忧;儿女没出息不孝顺的,七老八十了,还要上街炸油饼为生。

厂里一位大我四五岁的工友,兄弟五人都是下岗工人(他是老大),他夫妻俩也是下岗工人,父亲是退休工人,母亲是无休可退的家属工,他自己过得并不如意,但是他却坚持给母亲缴纳社保和医保,使她老有所养。写到这里,我终于泪崩,被他感动得泪崩,被她温暖得泪崩。

当年按照官方统计,全国下岗工人总量约为一千五百万人,一九九八年前后,世界银行和国务院体改办课题组分别对社保欠账的数目进行过估算,一个比较接近的数目是二万亿元。一些经济学家和官员建议,划拨二万亿元国有资产存量,做实老职工的社会保障个人账户,以补偿这些下岗工人为改革所付出的代价。据说二千年初,上头拟定了相关计划,最终却遭到否决,理由是把国有资产变成了职工的私人资产,明摆着是国有资产流失。这实在是滑天下之大稽,倒闭企业的国有资产最后还不是变成了老板和官商的私人财产,流失那个厉害,比一九九八年的洪水厉害十倍。

如果说那时受亚洲金融危机影响,国家经济困难,让工人下岗“情有可原”,如今GDP世界第二了,还迟迟不解决医保、义务教育、住房等民生保障问题,这就说不过去了。世界上所有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国家,都解决了医保和义务教育问题,只有中国不解决,有钱也不解决,这实在是说不过去。

当年红军和解放军还优待俘虏,不愿加入的发给回家的路费。“文革”结束后,中央给被打倒的、冤屈的老干部评反,复出的复出,补发工资的补发工资。建国后相当长一段时间,为发展工业,国家实行城乡“二元制”和剪刀差,农民因此做出巨大牺牲。改革开放初期,农民尝到了改革的甜头享受到了开放的成果,但由于进一步改革的滞后,后来农村又陷入凋敝,相当一部分农民陷入贫困。胡锦涛、温家宝执政期间,取消了农业税,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使得农村面貌和农民生活大为改观,习总书记的“精准扶贫”又将扶出农村一片新天地。这些其实都是党和政府在还债,因为欠农民的实在太多。那么,欠下工人的债,就不该还吗?为什么不让工人享受公务员同等待遇?为何不善待和优待曾经的“领导阶级”。想想岂止心寒,简直肝胆俱寒。

我想两会代表中,鲜有工人代表,即使有,恐怕也没有下岗经历,否则何以听不到一丝有关工人问题的发声?看来作为领导阶级的工人,已经彻底失去话语权。两会代表代表的不是某个群体,而是全国人民,你不是工人你没有下岗,可你的亲朋好友同学邻居,难道没有工人,难道没有下岗的?怎么能够视而不见,见而不管?你要知道,从某种程度上讲,关心工人就是关心自己就是关心当下也是关心未来。大国制造和大国智造,离不开工人!那么敢问两会代表,可否为工人说句话?

“喝水忘了挖井人”,将千百万工人下岗,把全国劳动人民统统变成“被雇佣”的“合同”打工仔,从领导阶级和当家作主的地位上拉下来,无疑犯了巨大错误,是到了为这个错误买单的时候了,给千百万下岗工人一个交代和补偿吧。知错必改有错必纠,是避免再犯的重要法则。

来源:雪频颖,本文观点不代表自营销立场,网址:https://www.zyxiao.com/p/122177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侵权联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