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河坝战役,一座不朽的丰碑

在梅州大埔县三河坝战争纪念园的苍松翠柏丛中,耸立着一座高大的纪念碑—八一起义军三河坝战役烈士纪念碑,这是朱德总司令的题词,为纪念在三河坝战役中牺牲的所有烈士,字迹峻峭有力,刚正不阿,象征着一种民族精神与气节。后面是一块巨大的背景板,用红色横条抒写几个金光闪闪的大字“铭记光辉历史,传承红色基因”,与纪念碑交相辉映。大埔的红色文化是很有特色的,我们也深深地感受到大埔人民对革命先烈的一往情深。

三河坝战役,一座不朽的丰碑

2017年11月30一12月1日,大埔市委市政府举行“纪念八一南昌起义军三河坝战役90周年”隆重纪念活动,特邀中央和广东省、梅州市有关部门领导、井冈山干部学院专家学者、大埔及沿线县市党史办研究人员,论文作者,还特别邀请朱德的孙子朱和平,周恩来的侄孙女周晓瑾、彭湃的孙子彭浩、周士第的儿子周勇,恽代英的孙女恽梅,杨至成的儿子扬子江、朱光的外孙王勤捷、黄霖的女儿罗解难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后代参加了纪念活动。

三河坝战役,一座不朽的丰碑

他们用丰富多彩的文艺晚会,庄严肃穆的祭拜仪式,红色后代与各路嘉宾的交流座谈,追溯历史的学术研讨,文化融合发展誓师、参观红色之旅等活动,表达对革命先烈的无限缅怀与景仰之情。

三河坝战役,一座不朽的丰碑

在座谈会上,朱德的孙子朱和平将军做了热情洋溢的发言,他鼓励大埔人民继续发扬爷爷大无畏的革命精神,讲好三河坝的战争故事,铸就革命红色摇篮,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继续前行。他的发言赢得与会者热烈的掌声,也得到大埔县委县政府领导和全县人民的一致相应。

三河坝战役,一座不朽的丰碑

大埔县政府还安排专门人员陪同红色后代参观三河坝战争纪念馆,以及三河坝战役模拟现场。回想《建军大业》三河坝战役种种动人的画面,追忆当年战士们奋勇杀敌,浴血奋战,不怕牺牲的实战精神,抚摸当年起义军的军服与钢枪,景仰之情油然而生……

三河坝战役,一座不朽的丰碑

“八一”南昌起义,是1927年8月1日在周恩来、朱德、贺龙、叶挺、刘伯承等同志领导下,在江西南昌举行的武装起义。参加起义的部队有朱德同志领导的军官教育团,贺龙同志领导的二十军,叶挺同志领导的十一军,约三万余人,胜利地占领了江西省省会——南昌,诞生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武装部队。8月5日起义军的武装部队离开南昌南下,准备夺取广州,重建广东革命根据地,然后再举行北伐战争。

三河坝战役,一座不朽的丰碑

离开南昌后,部队经过抚州、瑞金、会昌,沿途与国民党军阀钱大钧、黄绍竑军队打了一仗。会昌战役后,起义军经过长汀到上杭,再经大埔前往潮汕。

1927年8、9月间,起义军由福建长汀、上杭南下进潮汕时,朱德、周士第等同志率领的二十五师留守大埔县三河坝。

三河坝战役,一座不朽的丰碑

起义军来三河坝前一个月,先派有地下工作人员到三河坝境内的汇东等地进行秘密组织工会和农会。

1927年农历8月24日中午,红军先头部队10多人,由三河的汇东东文部横渡到汇城,接着大军陆续从汀江两岸步行到三河坝。大部队坐着100多条民船,继续沿韩江直下,经过一天一夜急行军,有2000多人留在三河坝。那时,商人开门放鞭炮欢迎,连夜做生意,市面一片繁荣。当时起义军戴着红边的帽子,脖子上挂着红领巾,身穿蓝衣服,打绑腿,穿草鞋,官兵不分。起义军到三河坝后分住在庙宇、祠堂和群众家里。第二天到处张贴安民告示,布告以周士第同志署名。军队纪律很好,买东西很公道,讲话很温和,群众关系很好。

三河坝战役,一座不朽的丰碑

起义军住了几天,就在汇城南门外大沙坝召开群众大会,有2000多群众参加。据说,站在凳子上演讲的是朱德同志,会后还举行示威游行,参加者手持纸旗,呼口号、贴标语,游行队伍振臂高呼:“打倒基督教”,“铲除礼拜堂”,“打倒贪官污吏土豪劣绅”,“实行耕者有其田”,等革命口号,游行队伍入东门出南门,再进西门出北门才散会。

三河坝战役,一座不朽的丰碑

起义军在汇城住了10天左右,获悉敌军钱大钧准备由松口直下袭击起义军的情报。起义军为了选择有利地形,星夜开动大和号轮船把起义军运到汇东东文部,并把附近河西的船只全部驶到东岸,只留一条小船作渡船。起义军在观音阁留下高山了望哨3人。起义军到东文部后,指挥所设在田氏家祠,至今屋内墙上还有“誓死杀敌”四个字,据说是朱德同志写的,军需部设在三星堂(龙虎坑叶氏家祠,现仍有“丁卯年七连三排”七个字),并选择与汇城遥遥相对的80米的小丘陵——笔支尾山顶及石子案一带挖战壕、筑工事,这是阻击敌人扼住梅江、汀江、韩江的好阵地,起义军的主力集中在这里,前沿阵地上有三架水龙机关枪,东文部、沿河竹头下都挖了战壕。当时战线很长,由大麻莲塘梅子岽一直到茶阳沿坑,达到30余里的山头都埋伏着起义军英勇的战士,准备迎头痛击来犯的敌人

三河坝战役,一座不朽的丰碑

三天后,国民党钱大钧的军队来了10000多人,先头部队登上了“神坛顶”。起义军高山了望哨发现敌人后马上撤到“三驳桥”,并鸣枪警告,然后乘船东渡归队。国民党军占领了汇城后,指挥部设在裕兴旅店。匪兵到后,马上分兵驻扎大麻并在旧寨,南门坪一带挖战壕,依断墙残壁为掩体,还有几十挺机枪设在旧寨、裕兴旅店和观音阁等地,观音阁还架起一门大炮,与起义军形成对峙局面,情况非常紧张。

三河坝战役,一座不朽的丰碑

农历9月8日,战斗打响了。顿时,枪声震耳,匪军火力单方面向我军阵地射击。由于起义军早有准备,隐藏在稠密的松树中,守得似铜墙铁壁,有时一枪不发,有时找中目标打他一、二枪,敌人不知虚实,不敢冲锋,就这样坚持到晚上。为了虚张声势,消耗敌人的弹药,我军用旧油桶,把火炮放进桶里燃火爆炸,声如机枪,敌人以虚为实,慌乱一团,无目标地乱放枪,使敌人夜不入睡,很不安宁。

三河坝战役,一座不朽的丰碑

第二天上午,敌人从松口方向捉来10多条民船,载兵强渡。匪兵在黄员坝下船,在火力掩护下,连续几次发动冲锋。第一次是7条船,船将驶到河中心,起义军守在笔支山顶的3挺机关枪居高临下,火力集中射击敌船。顷刻间,水花四溅,敌船成了我军的活靶子,船沉的沉,坏的坏,无人撑的船任水票流。钱大钧眼看惨败,恼羞成怒,破口大骂,又调来10条船,发起第二次冲锋,乌龟似的向起义军阵地爬来。起义军以猛烈火力给予回击。炮声、枪声、喊杀声交织在一起,匪军一个个掉进河里。当时有一个小头目擎着旗爬在船边上大喊冲啊!起义军发出一枪,叫他葬身鱼腹。打坏了的民船载着死尸任水漂流。有两条船载着残兵败将在“邹公宫”靠了岸,被起义军火力压得抬不起头来。枪声稍停,他们竟敢发动冲锋,起义军一排枪消灭了敌军大半,残余敌人乱成一团,掉头就跑。两岸敌人开枪掩护,引起自己打自己,敌人死伤严重,剩下几个残兵败将全部给起义军收拾掉了。由于起义军战士为解放全中国而战,得到广大人民群众大力支持,在战斗中英勇杀敌,战斗相持了三昼夜。

三河坝战役,一座不朽的丰碑

第三天晚上,敌人分两路增援,一路由高陂而上,一路由松口而下。第四天拂晓,浓雾笼罩着大地,敌人从大麻莲圹等地偷渡,企图切断起义军去路,妄图包围起义军。在我寡敌众的情况下,起义军采取全面撤退策略,把主力撤走,还保持有生力量二千人。队伍的一部分转移到广东海丰、陆丰与当地的起义农民武装会合,另一部分由朱德同志率领经江西转移到广东北部,后转入湖南南部,最后转战到井冈山与毛泽东同志率领的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会合,后来发展成为红军的主力。

三河坝战役,一座不朽的丰碑

起义军在三河坝地区逗留的时间虽然不长,但革命的行动已经深入人心,扩大了党在农村的影响。起义军虽然走了,但给三河地区播下了红色的种子。

三河坝战役,一座不朽的丰碑

90年来,大埔已经成为一个欣欣向荣的现代化城市,三河坝却从未改变,一条母亲河寒江养育着两岸祖祖辈辈的大埔人。当年,在民族危亡、国难当头之际,三河坝人民团结抗战,共御外侮,谱写了民族解放、祖国统一的历史篇章;今天,三河坝的骨肉同胞依然血浓于水,休戚与共,共同建设美丽家园。让我们不忘历史,温故知新,谱写民族复兴、祖国繁荣的新篇章。

来源:娴婉,本文观点不代表自营销立场,网址:https://www.zyxiao.com/p/122171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侵权联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