嵇康,嗑药嗑成那么帅?

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这话总是有一定的道理。但即便如此,三国魏晋最后的胜利者司马氏,在黑一个叫何晏的人(和老曹家一伙的)时,关注点总有点跑偏。

……就是他到底抹没抹粉。嵇康,嗑药嗑成那么帅?

乃至后来延伸出了这么个故事。

何晏长得很帅,脸特别白。魏明帝总怀疑他是不是偷偷抹粉了。终于等到盛夏的一天,他特地给何晏准备了一碗热汤饼,并亲自看他吃。

何晏吃完了,大汗淋漓,用穿着的红色衣服擦自己脸上的汗水,反而显得愈发白皙了。原来他并没有抹粉。

这就是成语“面如傅粉”的来源。有点奇怪,首先魏明帝身为一个男人,为什么会对另一个男人如此观察入微。

此外如果怀疑他抹粉,那大可直接问之,他竟然如此处心积虑,忍到了一个大热天。

这么个gay里gay气的故事,放在魏晋完全算是入门级水平。

这个率直狂放、不羁通脱的时代,在中国历史上独具一格,并被后人畅想不已。

嵇康,嗑药嗑成那么帅?

刘伶喜欢在家裸奔,见客的时候也不穿衣服,理直气壮:“天地是我的房屋,房屋就是我的衣服,你们为什么钻进我的裤子中来?”

嵇康“非汤武而薄周孔”,为几千年后的学生说了句大实话:人并不是生来好学的,假如能不工作又有饭吃,谁会学习呢?肯定都四处闲游了。学习不过是习俗使然。

看似美好到不现实的时期背后,总会有令人大跌眼镜的事实。令社畜畅想不已的“魏晋风流”就是一例。

那就是,魏晋时期的一切潇洒,都能追溯到嗑药。不能说全部吧,但魏晋风度绝大部分是嗑药的副作用。

这个药是五石散

顾名思义,就是五种石头类成分:石钟乳、紫石英、白石英、石硫磺、赤石脂做成的石药。

嵇康,嗑药嗑成那么帅?

石药是炼丹术中特别讲究有历史的一支,从扁鹊的时代就开始被人服用了。

西方炼金术的终极目标是点石成金,中国炼丹术的终极目标是长生不老,前者发展出现代化学,后者则没有。也许另一个平行宇宙里,现代化学是孕育于发现了火药配方的东方炼丹术。

不过历史没有如果。

所以这种被认为是东汉张仲景发明的五石散(又名寒食散,张将其写在了《金匮要略方论》中),它种种复杂的配比变化、药方源流(解五石散的方子是另一支源流)、史料记载,咱就暂且略过。

总之,五石散吃了可以令人由弱转强,兼有美白、壮阳等功效。何晏最先吃起五石散,人们可能是想和何晏一样白,或者像他一样有风度,就纷纷效仿之。

服药之后非常难受,药效来了的时候,必须到路上暴走,使药“散发”,不能躺着。

所以为了散掉五石散的药劲儿在路上走路,就叫“行散”。

散发之后,人会全身发烧,再然后浑身发冷。嵇康,嗑药嗑成那么帅?

但五石散又名寒食散,意思是服药后必须吃寒食(跟寒食节那个寒食意思一样),并且少穿衣服以散热,绝对不能捂着。否则会死。

服药后需要尽快补充能量,吃寒食,并以冷水浇身。只有一样东西不需冷着吃,那就是温酒。

五石散的调配乃至解方都非常麻烦且昂贵,非大富大贵不足以承担。故而,服用五石散不仅为了美白壮阳,更是为了炫富

何晏倡导的服用五石散,实在是太流行了,大概能炫富占了重要原因。

《世说新语》里随便搜“行散”,就能找到一则。王孝伯在京,行散至其弟王睹户前,问:“古诗中何句为最?”睹思未答。孝伯咏“‘所遇无故物,焉得不速老?’此句为佳。”

王孝伯在京城,一次服药后行散,来到弟弟王睹的门前,问他《古诗》中哪一句最好。他弟弟不知是比较清醒,导致一时懵逼还是什么原因,没回答上来。

王孝伯说,最好的是“所遇无故物,焉得不速老”这句。嵇康,嗑药嗑成那么帅?

由于服用五石散可以炫富,有的家资贫寒者,也会假装服药。比如在街口躺倒,说好热好热,别人问他在干嘛,他说:“我石发。”

旁人问他,你啥时候服的药。

他说,我……我从买的米里吃出来的。

旁人便哄堂大笑,笑他不懂装懂,根本对服用贵族飘逸药一窍不通。

五石散流行的重大影响,就是所谓魏晋风度的形成。

魏晋时尚:宽衣大袖,不穿鞋而穿木屐。刘伶之类的甚至喜欢裸体。

嗑药后有散发的需要,不能穿太窄的衣服,而且皮肤变得非常敏感,容易擦伤,故而以宽大的旧衣袖为上。穿鞋同理。

嵇康,嗑药嗑成那么帅?

这个时代的流行服装,是料子薄、宽大、未浆洗的旧衣裳,配木屐,样子十分飘逸。

处处都有嗑药的线索:

“桓车骑不好着新衣,浴后,妇故送新衣与。车骑大怒,摧使持去。”

魏晋审美:瘦高、白弱的男性。

长期嗑药的显征。

你以为的嵇康。

嵇康,嗑药嗑成那么帅?

实际上的嵇康。

嵇康,嗑药嗑成那么帅?

魏晋性格:行止异常,飞扬跳脱,惊世骇俗,脾气暴躁。

五石散的五石均为燥温之物,服用后五脏如焚。所以狂人痴士多实在太正常不过,比如有苍蝇嗡嗡,就拔剑追赶。

不过人们都以说话糊涂、颠三倒四为美,以为名士。嵇康,嗑药嗑成那么帅?

魏晋爱好:喝酒。这不用说了。

药效发作的时候,需要喝酒来散发药性。

嵇康,嗑药嗑成那么帅?

感觉散步也是名人很重要的爱好。所谓兴之所至,兴尽而返。

魏晋风雅行为1:扪虱而谈

嵇康,嗑药嗑成那么帅?

因为穿的是旧衣服,而且洗得少,所以有虱子。

魏晋风雅行为2:居丧无礼

这说的是阮籍,不过魏晋人普遍吃饭不讲究礼仪。原因是“散发”的时候不能肚饿,必须尽快吃冷食,所以吃饭不固定且没法控制。

就像佯装药效发作,在市场躺倒一样,“魏晋风度”的一些特征,原本只是少数服药者具有,只不过因为他们大富大贵,故而上行下效,整个社会都流行了。

就是从来不服五石散的人,也会开始喜欢穿未浆洗的旧衣服。

把魏晋风度归结为服毒嗑药,看似很有点荒诞不经,不过这确实是很多学者及历史爱好者的一类公认事实。比如本文的大多数资料,均来源于鲁迅先生的《魏晋风度及文章与药及酒之关系》。

面如傅粉的何晏最开始服用五石散,也不过是个人的癖好而已。癖好这种东西,若不伤害别人,总也无伤大雅。

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某种个人的癖好,由于巧合及特殊原因,转换为全民风尚,以至于名人倡导,大众模仿,就会变成另一类东西。

今天,我们觉得魏晋时期的人傻,不可理喻,竟然全民崇尚服毒嗑药,但历史上类似的流行,一窝蜂地跟风,又何尝少呢?

资料来源:《魏晋风度及文章与药及酒之关系》《世说新语》《太平广记》。

来源:倪芳蔼,本文观点不代表自营销立场,网址:https://www.zyxiao.com/p/122166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侵权联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