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80后对于年货的记忆

  年货在我的记忆中似乎在慢慢变淡,在物质条件丰富的今天,总觉得少了那么一些稀缺感。我们小时候对于年货的向往,真是达到了一种极致,过完年不就就等着再过年,那种难得的新鲜感在如今是无法想象,无法体会的。

今天在和孩子讲故事的时候,和她讲起来我们小时候的年货,看着孩子羡慕的眼神,我可以感受到那种喜悦的心情。

记得在过年前,老爸都会在本子上记下来一系列的年货,比如瓜子10斤,桔子30斤等等这种很精确的数据,过年前的一段时间尤其忙碌。而这段时间也是我们提前过年的好日子。 

一般在过年前1周左右老爸就会备好一箱子桔子,对于我们来说,平时实在太少见了,一般爸妈都会嘱咐我们说,过年的时候再吃,我们就会在晚上看电视或者其他零散的时间里旁敲侧击,看看竹筐子有哪些地方有漏洞,竹筐子的原图实在找不到了,远比下面的简洁粗糙。

经过我们的探索,一般都会找到一个缺口,能够把手伸进去勉强拿出一个桔子来,就这样我们先照不宣的体验着好日子,过年的时候要打开框子的时候,爸妈都会奇怪怎么一半的桔子不见了,有时候还会纳闷说是不是老鼠吃了。

对于桔子的热爱,另外一个渠道就是罐头,经典的黄桃罐头,桔子罐头,能够在平时说服爸妈打开一瓶,对于我们来说是一种莫大的胜利。 我们会用铁勺子把一片桃子分出好几份,认认真真的喝完里面的甜水。

大白兔奶糖,一般来说,大白兔都是作为主咖的角色掺杂在一些水果糖里面,

沙棘汁,真是难得一遇的好东西,和现在啤酒瓶差不多大小,一般过年会备一箱,我们拿着纸杯倒满之后还会和哥哥姐姐比较水位线,不能多倒。

啄木鸟,这是童年尤其是男孩子最喜爱的一项活动了,一般不会有零散的炮,我们都是在放完鞭炮的地方去找还可以继续用的鞭炮,一般总能找到一些,或者是把鞭炮刻意的匀出来一小部分,点炮的工具不是火柴更不是打火机,而是香。

一般拿着一根香可以玩好久,我们把鞭炮放到冰缝里,桶子里,土堆里,墙缝里,门缝,好像可选的地方也不少。

条件好一些还有钻天猴,可以拿在手上玩的那种,或者更粗的炮。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关注的东西突然一下子少了很多。好像除了鞭炮,其他的食材基本都是对于糖分的渴望。

对于孩子来说,过年的很多物质条件在平时的生活里其实并不缺少,对于鞭炮他们也知之甚少,真正实现了大人所想的每天都像过年的生活,但是好像彼此的那种稀缺感一去不复返了,也确实难以去换一个真实的角度去体会。 

不知道大家对于年货的回忆还有哪些,欢迎留言。

来源:杨建荣的学习笔记,本文观点不代表自营销立场,网址:https://www.zyxiao.com/p/120646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侵权联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