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里有了你的笑声

图片

昨天是挺艰难的一天,我一个最亲近的叔叔走了。都说成年的人崩溃只在一瞬间,而得知这个消息的一刻,就是我的那一瞬间。

说是叔叔,其实也只比我大十几岁,所以从小我都会在对他的称呼前面冠一个小字,小林叔叔。

很小的时候,叔叔就带着我玩,可能当时很小,记忆都已经不够真切了,但一些在当时平房玩插卡的游戏机的画面,却都感觉永久的定格在了那里。叔叔和我很亲,小时候就给我买过不少玩具,当然我和叔叔也很亲,那些我当年最珍视的玩具,最后也都毫无保留的又都送给了他的儿子。

《仙剑98》我是在他的电脑上玩的,每周一次去打属于我自己的那个专属存档。记得他总是会叮嘱,不要动他的那两个存档,所以每次存档的时候,我都会特别小心的选择最后的那个存档位。当然我的那个游戏存档也被保护的很好,每周去我都能接上上一周打过的剧情。

后来他有了自己的房子,他还给我展示他的新电脑和那个带有子弹时间的《马克思佩恩》。

再后来学习忙了,离开家了,出国了,工作了,再能见到叔叔的机会就少了。

我的记忆里,叔叔很爱笑,是那种眯起眼睛来,呲着牙的笑,小眼睛会眯成一条缝,眼角还带着皱起来“鱼尾纹”。我们家的人,大眼睛的居多,可能就我叔和我,有着一笑就看不见了的小眼睛。

几年前,叔叔得了一场大病,那种进了ICU的大病。我本来特别紧张,但去医院看他的时候,却又放松了下来。当一个人眯起眼睛笑着跟你说ICU里面好像灵魂飘走的故事时,你可能就很容易忽视这疾病的可怕。

三年前,那是我最近一次在家过春节,叔叔因为身体原因已经没法来参加家族聚餐了。我去家里给他拜年,还是这眯起眼睛的笑,让我觉着好像问题也不大。没想到这就是最后一面。

这些年很少回家,也就没有什么机会再去看叔叔。其实这也有我的原因,曾经从父母的只言片语中得知叔叔的状态不太好,心里面虽然有担忧很想去看看,但也有一丝害怕。害怕看到病榻上的叔叔已经不再是原来那个眯起眼睛笑的人了,害怕原来心中的形象破灭了。犹豫之间也就再也没有机会了,很多事情就是在犹豫之间变成了遗憾。

一整天,我脑中一直有一个呲着牙,眯着眼睛的笑容,我尽量不去想,也不去看,去完成一个成年人应该完成的工作和生活。现在夜深了,我想静静的和这个笑容待一会。

来源:ThinkingLog,本文观点不代表自营销立场,网址:https://www.zyxiao.com/p/118746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侵权联系
返回顶部